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海峡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草民陈永康

[我要播报] 同案不同判,"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缺乏公平正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7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永康投诉信在厦门网的网址

租地经商办企业没违法,判“土地腾空返还”我不服-海峡社区-厦门网

致信中央巡视组组长,期望法官能秉公办案-海峡社区-厦门网

厦门法官公道不公道,比对判决书就知道!-海峡社区-厦门网

法官判定“合同无效”无依据,检察官用谎言掩盖其错误-海峡社区-厦门网

陈永康给福建省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的投诉信(4-海峡社区-厦门网

原审判决错误,符合法定条件,请求法院再审-海峡社区-厦门网

陈永康给福建省高级法院举报中心的投诉信-海峡社区-厦门网

省市区三级法院的法官违法办案,审判监督程序形同虚设-海峡社区-厦门网

陈永康给厦门市中级法院王成全院长的再审申请书-海峡社区-厦门网


陈永康给厦门市政协的感谢信-海峡社区-厦门网


以言代法,违法办案,同法院同法官同案不同判-海峡社区-厦门网

不按照法律规定办案, 法官支持虚假的诉讼-海峡社区-厦门网

不给证据收据,不记录在案, 法官支持虚假诉讼-海峡社区-厦门网

隐瞒证据,隐瞒事实,同安的法官办糊涂案-海峡社区-厦门网

《民事裁定书》说反话,违背事实,违背法律-海峡社区-厦门网

给厦门市第十四届人大第四次会议全体代表的一封信-海峡社区-厦门网

同案不同判,无公平正义可言-海峡社区-厦门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陈永康投诉信的贴文与网址(2016-05-15)_鱼鱼爆料_厦门小鱼社区_厦门小鱼网
http://bbs.xmfish.com/read-htm-tid-12889323.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0-28 06: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官有法不依,怎么依法治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3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http://www.court.gov.cn/jianshe-xiangqing-722.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13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办法!在这“权势”当道的情况下,就是错判,你又能咋样?“不怕开水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1-27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诉讼当事人给中共福建省委政法委员会的一封投诉信-福州便民网
http://bbs.fzbm.com/forum-658/tid-3961988.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3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话笔录(1).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3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话笔录(2).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3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话笔录(3).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13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话笔录(4).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5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陈永康,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
“代表人”陈军民,小组长。
申请再审人陈永康因与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10月17日作出的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现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
请求你院能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对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予以再审,撤销原判、驳回起诉。
事实与理由:
2012年4月9日,陈瑞春向同安区人民法院提交一份《起诉状》, “原告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居民小组”,“代表人陈瑞春,小组长”,被告陈永康,诉讼请求:1、确认原告与被告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及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2、判令被告立即将址在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同丙路东侧的2.1亩土地腾空返还给原告;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同安区人民法院立案审理,承办法官王辛,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1、原告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与被告陈永康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2、被告陈永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三十日内将土地腾空返还给原告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3、案件受理费200元,由被告陈永康负担。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判决书,驳回再审申请。
陈永康不服(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等判决,向人大常委会、政协、政法委、区委书记、市委书记、市长信箱、省长信箱等投诉,向中共党的十九大投诉。陈永康写给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一份投诉信《五年十多次违法办案,铁证如山还胡审乱判》已经由中共厦门市委政法委书记李伟华签字批示并经中共同安区委政法委转至同安区人民法院,为此陈永康于2017年12月13日应约到同安区人民法院,接受民事庭李庭长问话。第二天,李庭长给陈永康打电话,陈述其向院长汇报情况,表达了庭长本人和院长的意思:陈永康向同安区人民法院、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再审申请书,走审判监督程序,不宜再信访。因此,陈永康提交此再审申请书。
一、(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是假案。小组长起诉陈永康,小组没有起诉陈永康。法官王辛办假案,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致使法院错误判决。因此,走审判监督程序,对该案件再审,撤销原判决,是必要的。
1、根据宪法、法律和法规,村民小组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召开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任何小组成员无权代表村民小组行使权力。对此,中国法院报2014年6月12日文章《小组长能否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有详细的表述,在人民法院报网站查阅全文,网址: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4-06/12/content_83116.htm?div=-1
2、道理很简单,就算是堂堂的厦门市长庄稼汉,以“厦门市人民政府”之名义起诉,也得在《起诉状》上加盖“厦门市人民政府”大印。但是,陈瑞春身为基层的群众性自治组织“居民小组”之小组长,以“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为原告起诉陈永康,“陈瑞春”三个字在《起诉状》上一签就OK,荒唐吗?这样的荒唐事,就发生在厦门市。
3、原判决书认定“原告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以下简称阳翟三组)不是法人,陈瑞春、陈军民不是法定代表人。陈瑞春、陈军民依法以小组的名义起诉时是主要负责人,不是代表人。原判决书认定“代表人陈军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4、2012年4月9日陈瑞春以阳翟三组的名义起诉时没有提交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事实能够证明起诉时已经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因此,原判决认定“原告阳翟三组,代表人陈军民”缺乏证据证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的规定,法院应当再审。
5、陈永康与阳翟三组系列纠纷案件,其中包括(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案件,只是(前后两任的)小组长陈瑞春、陈军民起诉(反诉)陈永康,该小组并未起诉(反诉)陈永康,至今阳翟三组未按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以讨论决定其与陈永康打官司的事情,而法官李强、王辛办假案,支持虚假原告的诉讼。这是投诉、信访和申请再审的基本的事实与适用的法律。在这种情况下,不具备立案条件;已经立案的就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9条的规定,裁定驳回起诉。当时,陈永康提出异议,但是李强、王辛等法官不予理睬,有法不依。在2012年的诉讼过程中,当时陈永康本想提出反诉,但苦于没有证据。现在,陈永康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站等下载了450份生效的裁判文书。450份裁判文书均认为村民小组长未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无权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450份裁判文足以证明原来你院的判决与其它法院是同案不同判。特别是从下载的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厦民终字第1563号民事裁定书,可以看出你院对厦门市同安区五显镇西洋村第四村民小组的裁定,与对阳翟三组的判决也是同案不同判。这对陈永康是不公平的,所以陈永康提出对陈瑞春的侵权诉讼及对法官王辛、李强和叶林薇等人的信访投诉,提出再审申请。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6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6、陈永康自2016年3月开始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站下载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的裁判文书,在这些裁判文书中,在审理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的案件时,全国各地人民法院判断小组长是否有权代表村民小组起诉的法律依据都是最高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等相关的规定。有比较才有鉴别,(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和(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等裁判文书与众不同:小组长陈瑞春起诉时没有提交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同安区人民法院立案、审理并作出判决,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均根据“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认定阳翟三组起诉陈永康,认可陈瑞春、陈军民代表小组起诉(反诉)陈永康,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7、在第二审期间小组长陈军民提交请愿书和会议记录等材料追认、授权前任小组长陈瑞春签名在第一审程序中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没有法律依据。第二审的法院根据第二审期间才出现的请愿书和会议记录等材料追认原审原告的起诉权,没有法律依据。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该上诉案件后作出判决,法官王铁玲、章毅支持现任小组长陈军民提交材料追认前任小组长陈瑞春代表阳翟三组起诉,且根据“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认定阳翟三组起诉陈永康,是典型的以言代法、有法不依。
8、“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仅是法院认定的事实,不是法律条文,并非法律规定。因为没有法律依据而判定阳翟三组起诉陈永康,故(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和(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等裁判文书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条“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之规定。
9、最高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规定: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
10、《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还规定: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
11、(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和(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等裁判文书认定原告阳翟三组起诉陈永康,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
12、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王铁玲、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扬扬以“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均同意小组长以小组的名义通过诉讼解决纠纷”为由认定阳翟三组起诉陈永康,均违反最高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
13、没有经过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则大多数村民同意小组长起诉陈永康,只能以大多数村民个人的名义共同起诉陈永康,不能以小组的名义起诉陈永康。阳翟社区第三小组是集体组织,“阳翟社区三组大多数村民”是公民,两者不能混为一谈,而承办法官故意把两者混为一谈是打法律的擦边球,办案不公。
14、同安区人民法院(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写道:被告陈永康辩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本案没有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依法应当驳回起诉。对此,承办法官王辛不予理睬。对被告陈永康提交的最高法院文件《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提出的“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事项及法律适用等,原判决不予审查。
15、请查阅卷宗,陈永康提交的2012年 11月8日《民事上诉状》载明:附件(一)证据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王铁玲没有在(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中阐明该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违反法律规定。
1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裁判文书中阐明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本案再审申请,适用上述两项法律规定。
17、请查阅卷宗,陈永康提交的《民事上诉状》写道:“本案中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长陈瑞春以第三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其起诉不具备受理条件,应予驳回。退一步讲,即使村民小组可以作为诉讼当事人参加诉讼,也是要先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的规定,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如未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则任何村民小组成员都不得代表村民小组行使权利。《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的规定是:村民会议由本村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组成。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十八周岁以上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驻在本村的企业、事业单位和群众组织派代表列席村民会议。本案中,阳翟社区居民委员会第三小组长陈瑞春以被上诉人第三小组的名义提起诉讼,未提交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其起诉尚不具备受理条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三十九条之规定,立案后发现起诉不符合受理条件的,应裁定驳回起诉。”对陈永康的《民事上诉状》的有关事实与适用法律,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王铁玲不予审查,在(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民事判决书中没认定也没否定。这明显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关于“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之规定。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6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同安区人民法院(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明显适用法律错误。
1、《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三条对土地租赁合同效力的问题均没有规定。原判决仅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三条,并没有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理由不足。
2、《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一款是管理性规定,不是强制性规定。即使1999年5月1日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也只是违反法律的管理性规定,并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所规定的情形,不会导致合同无效。因此,原判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一款,是错误的。
3、因为到2009年5月1日陈永康与阳翟三组续签土地租赁合同时,该土地因2006年“村改居”已经不再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了,土地所有权是国家的,使用权是阳翟三组及承租人陈永康的。在庭审中,针对《起诉状》的诉讼请求“确认原告与被告于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陈永康提出抗辩意见:客观上,阳翟社区第三小组早就没有农民了,该土地不能称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法律上,2006年“村改居”以后承租的土地已经不再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了,故陈永康2009年签订合同、续租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并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但是,法官王辛不予理睬。
三、遗漏诉讼请求,法院应当再审。
1、法官王辛故意遗漏诉讼请求,以此掩盖适用法律错误。值注意的是,陈新历与陈永康同时租用阳翟三组的土地,小组长同时以小组的名义起诉陈新历与陈永康,同安区人民法院同时开庭审理、作出判决,判决原告与被告陈新历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及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但是仅仅判决原告与被告陈永康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无效——原因是陈永康提出“村改居”改变土地所有权性质的抗辩意见而陈新历没有提出这样的抗辩意见,法官王辛为了袒护小组长,故意遗漏诉讼请求,故意不判决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续租合同是否有效,以此掩盖其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之错误。
2、(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没有审理“确认原告与被告于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没有判决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是否有效,遗漏了原告对该续租合同的诉讼请求。对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十一项之规定,法院应当再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12-29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因为没有判决2009年5月1日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所以,客观上该续租合同依然有效,应该继续履行。在未判决2009年5月1日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的情况下判决土地腾空返还,是没有道理的。事实是,2009年5月1日签订续租合同(协议),并非延长租期,而且双方于2009年5月1日签订续租合时已经明确约定: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续租合同与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1999年5月1日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已经于2009年履行完毕,2012年法院才判决该合同无效,没有实际意义。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正在履行中,2012年法院并没有判决该续租合同无效,却判决土地腾空返还,逻辑混乱,判决错误,应予纠正。
五、2006年“村改居”改变土地所有权性质与2009年5月1日签订土地续租合同依然有效,是陈永康申请再审的两项重要的事实,请求法院依法审查清楚。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民事裁定书认为“至于本案是否存在两份租赁合同,不影响判决结果,故陈永康认为存在遗漏判决的理由不能成立”,假如这是正确的,那么法官王辛就没有必要故意遗漏诉讼请求,也不会出现被告陈新历与被告陈永康的两份判决书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而错案必改,再审是必要的。此外,“存在两份租赁合同”是合同双方共同承认的事实,没有疑问。既然原告有“确认2009年5月1日所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法院并未审理,那么,根据什么认定“是否存在两份租赁合同,不影响判决结果”呢?
六、陈永康提交新的证据“厦门市同安分区规划(1998--2010),土地利用规划图”,足以证明:该土地是建设用地,不是农用地,而土地租赁合同与使用土地均不违法。该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再审;新证据的出现,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五项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1998年厦门市规划局已经将该地块规划为“村庄建设用地”,这是陈永康于2014年4月从厦门市规划局档案室查到的。《厦门市同安分区规划(1998--2010),土地利用规划图》已复印给法院(收件人:陈妙容、叶林薇、李昌明、胡林蓉等法官)。(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民事判决书载明: “被告陈永康辩称,在政府的土地规划中,阳翟村早都没有农用地了”,而且,2012年该案上诉到厦门市中级法院时,陈永康以口头、书面和电子邮件等方式向厦门市中级法院申请要求其去厦门市规划局档案室调取该证据,但厦门市中级法院的法官王铁玲、章毅不予理睬。陈永康多次请求厦门市规划局档案室出示土地规划档案,规划局以地理信息保密为由不予支持,后来经过市长专线信访投诉才做到,所花费的时间远远超过诉讼的举证时限。上述情况属于“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五项的规定,法院应当再审。
2、请查阅卷宗,陈永康提交的2012年11月18日《民事上诉状》写道:“(小组长)认为该讼争土地是耕地,证据不足。在厦门市同安区规划局查询后证实,该讼争土地属于规划中的建设用地。在法庭审理中,原告无法说出当年是谁耕作该土地。由于保密等原因,个人难于从规划局取得文件作为证据。上诉人申请法院派人去规划局调查、取证,以确认本案讼争土地是规划中的建设用地。”而且,陈永康还特地提交申请书(上诉状的附件(三)),请求法院向规划局档案室调查收集证据。但是,法官王铁玲不予理睬,明显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关于“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之规定,也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九条关于“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申请不予准许的,应当向当事人或其诉讼代理人送达通知书”的规定。
3、1998年该土地被规划为“村庄建设用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条的规定,“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 ,“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1999年5月1日陈永康与阳翟三组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载明土地用途系饲料加工厂房和木材加工场所,符合法律规定。因此,原判决认定《土地租赁合同》改变土地的农业用途而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错误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根据《厦门经济特区土地管理若干规定》(2000年9月21日厦门市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8次会议通过)第二十条的规定,农村集体土地中的非农业建设用地使用权实行有偿使用。电脑上网,登入厦门市人大网站,查阅《厦门经济特区土地管理若干规定》全文,网址为http://www.xmrd.gov.cn/fgk/201209/t20120903_4882914.htm
厦门市人大常委会有立法权,《厦门经济特区土地管理若干规定》有法律效力。因此,陈永康租用“村庄建设用地”即有偿使用“农村集体土地中的非农业建设用地”,是符合厦门经济特区的地方性法律规定的。
八、厦门市人民政府行政许可集体建设用地被用于兴办乡镇企业。陈永康租地用地,符合厦门市人民政府《建设用地审核办事指南》规定的行政许可的条件,即符合 “五、行政许可条件  (四)批准使用集体建设用地   1、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村镇建设规划、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和建设用地年度供应计划; 2、符合使用集体建设用地的范围: (1)兴办乡镇企业;… …”请在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的官方网站查阅该《建设用地审核办事指南》,网址为http://www.xmtfj.gov.cn/xxgk/jsdwzwgk/jmfj/xm03115/xm0311508/xm031150802/201401/t20140102_10100671.htm
九、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是厦门城市的一部分,城市土地的所有权是国家的,不是集体的。2006年阳翟实行“村改居”时,全部村民转为城镇居民,土地所有权性质同时改变,土地不再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看以下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 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2、《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十七条 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3、《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 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4、《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 下列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
(一)城市市区的土地;
(二)农村和城市郊区中已经依法没收、征收、征购为国有的土地;
(三)国家依法征收的土地;
(四)依法不属于集体所有的林地、草地、荒地、滩涂及其他土地;
(五)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
(六)因国家组织移民、自然灾害等原因,农民成建制地集体迁移后不再使用的原属于迁移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
十、国土资源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规定,“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经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及其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据此可以认定,2006年阳翟“村改居”以后陈永康租用的土地是国家所有的土地。
1、2006年阳翟实行“村改居”,属于“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转为非农业人口”的情形,有同安区人民政府文件(厦同政[2006]161号)为证据,故阳翟三组未经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阳翟三组及陈永康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原判决书认定该土地为“集体土地”、“集体所有土地”、“集体用地”,其含义实际上是城市居民集体享有使用权的土地,不可能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
2、《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依法属于国家所有的自然资源,所有权可以不登记。2006年阳翟实行“村改居”,阳翟三组所有的土地转为国家所有的土地,这是宪法、法律和法规已经规定的,是无须办理转变、转化手续而客观存在的,同安区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有没有将其登记在册也没关系。这就像我国解放时地主所有的土地归贫雇农所有,人民公社化时农民所有的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一样的道理。而且这是法律规定的,无须陈永康举证。
3、在(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案件开庭审理时,小组长陈军民提交一份福建省国土资源厅的复函(闽国土资函[2012]164号),该复函是针对土地的使用权而言的,只能证明“村改居”以后土地的使用权是集体的,并不能证明“村改居”以后土地的使用权是农民集体的,也不能证明“村改居”以后土地的所有权仍然是农民集体的。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等民事判决书采信了该证据,认定该诉争土地是“集体用地”、“集体土地”、“集体所有土地”等均系认定事实不清。
4、在我国,土地的物权包含所有权和使用权(用益物权)两种,而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是分开管理的。法院在处理土地的所有权纠纷时所适用的法律条文,与在处理土地的使用权纠纷时所适用的法律条文是不相同的。原判决书认定该土地为“集体用地”、“集体土地”、“集体所有土地”等,认定事实不清,就必然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5、曾经有一段时间, “村改居”以后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同时转变为国家所有。而后来,在闽国土资文[2005]107号等文件的规定下达以后,“村改居”以后土地的所有权自然转变为国家所有,但是土地的使用权必须经过办理审批手续与实行征地补偿后才收归国有。
6、在2006年阳翟实行“村改居”时《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是现行有效的,至今也没有失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5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1999年5月1日陈永康与阳翟三组所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载明土地用途系饲料加工厂房和木材加工场所,是有法律依据的。法官王辛在(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判决书中选择性地适用法律条文,是不公正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乡镇企业法》第二十八条等规定,陈永康可以使用本小组的土地兴办乡镇企业。
1、《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但是,兴办乡镇企业和村民建设住宅经依法批准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或者乡(镇)村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建设经依法批准使用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除外。
2、《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五十九条规定:乡镇企业、乡(镇)村公共设施、公益事业、农村村民住宅等乡(镇)村建设,应当按照村庄和集镇规划,合理布局,综合开发,配套建设;建设用地,应当符合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并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办理审批手续。
3、《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使用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建设用地兴办企业或者与其他单位、个人以土地使用权入股、联营等形式共同举办企业的,应当持有关批准文件,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批准权限,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批准;其中,涉及占用农用地的,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办理审批手续。
4、《中华人民共和国乡镇企业法》(1996年10月29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第二十八条规定:举办乡镇企业,其建设用地应当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严格控制、合理利用和节约使用土地,凡有荒地、劣地可以利用的,不得占用耕地、好地。举办乡镇企业使用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应当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有关用地批准手续和土地登记手续。乡镇企业使用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连续闲置两年以上或者因停办闲置一年以上的,应当由原土地所有者收回该土地使用权,重新安排使用。
5、陈永康是失地农民,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五十条,政府支持他兴办乡镇企业。
6、陈永康在签订《土地租赁合同》后,从1999年至2006年“村改居”时,使用土地用于种植蔬菜、木瓜和番石榴等,没有违法;“村改居”后土地用于搭盖铁皮屋,也没有违法。至于陈永康没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相关的规定办理有关用地批准手续和土地登记手续,那是因为后来政府对该地块有新的规划——土地将用于建设安置房。土地使用权属不动产物权,系用益物权。《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因此,陈永康搭盖铁皮屋没有办理有关用地批准手续和土地登记手续,并不会影响《土地租赁合同》的效力。
十二、陈永康在同安区人民政府网站查到阳翟社区共有72宗土地出租,其中包括陈永康及其妻子洪菜盆承租的两块地。从政府网站还查到,同安区人民政府辖区内居民委员会出租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的,多达数百宗。可见,法律没有禁止居民委员会及其下面的小组出租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否则,同安区人民政府就不会在互联网上公布这些信息。
十三、1999年5月1日阳翟三组与陈永康签订《土地租赁合同》,事先经镇政府和村委会批准,《土地出租申请报告书》加盖镇政府公章并有领导签字。假如出租土地有错,则镇政府有责任。经村委会、镇政府批准后,小组把土地出租给陈永康。陈瑞春、陈军民对土地出租有异议,应当先由政府处理,若不服政府处理则提起行政诉讼。《土地出租申请报告书》由前任小组长陈文填保存,在(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判决生效后才出示,以证明其小组长任期内出租土地没错误,是新的证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8-4-20 16:25,Processed in 0.04403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