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海峡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草民陈永康

[我要播报] 同案不同判,"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缺乏公平正义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9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国,土地使用权与土地所有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三级法院的法官,还有厦门检察院的检察官,都把两者混为一谈,真的好奇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9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官、检察官,都需要普法培训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民陈永康 于 2015-10-30 07:27 编辑

      "该《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究竟具体违反了哪一部法律的哪一条规定?判决书、裁定书应该说清楚。

      是不是《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不是!因为,法院只是认定“转让集体土地”,并没有认定“土地的使用权出让、转让或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转让集体土地”不等同于“出让、转让或出租土地的使用权”。

     “转让集体土地”未必就包含“出让、转让或出租土地的使用权”。
      “转让土地”涉及土地的所有权,“出让、转让或出租土地的使用权”涉及土地的使用权。国家对土地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是分开管理的。

      法官把“转让集体土地”与《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的强制性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扯在一起,是胡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30 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官错误地把土地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混为一谈;法官认为“村改居”以后土地属于集体所有,违反法律规定。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书认定:“(四)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从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的内容上看,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在协议书中对土地使用年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故原审认定案涉《协议书》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并无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该《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原审判决认定讼争合同无效正确。”

     “ 在协议书中对土地使用年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故原审认定案涉《协议书》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并无不当。” 的说法是错误的。

      “转让集体土地”涉及土地所有权,“对土地使用年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涉及土地的所有权,两者不可扯在一起!

     “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的说法也是错误的。
   
      在(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裁定书中,法院认定“讼争土地未被征收仍为集体所有土地”、“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收的土地仍然为集体所有土地”,违反《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和《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的规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2-28 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提醒】《民事裁定书》认定事实错误,违反法律规定-海峡社区-厦门网 - Powered by Discuz!
http://bbs.xmnn.cn/thread-5391591-1-1.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1-30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福建省高院法官陈曦、杨杨(1).png

福建省高院《民事裁定书》(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存在严重错误,违反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在陈永康的合同纠纷民事案件中,法官胡审乱判,监督管理无力。
一、法官知法玩法,忽悠老百姓,让人难以接受。"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福建省高院《裁定书》(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认定事实错误,违反《宪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国土资源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的规定。
办案的法官杨扬、陈曦既年轻又高学历,以下法条是懂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 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 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 下列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
  (一)城市市区的土地;
  (二)农村和城市郊区中已经依法没收、征收、征购为国有的土地;
  (三)国家依法征收的土地;
  (四)依法不属于集体所有的林地、草地、荒地、滩涂及其他土地;
  (五)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
(六)因国家组织移民、自然灾害等原因,农民成建制地集体迁移后不再使用的原属于迁移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
  国土资源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 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经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及其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
二、法官有法不依,明目张胆地与《民事诉讼法》唱对台戏。“至于本案是否存在两份租赁合同,不影响判决结果,故陈永康认为存在遗漏判决的理由不能成立。”——福建省高院《裁定书》(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公然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在《起诉状》中,原告的“诉讼请求”为:确认1999年签订的《土地租赁合同》及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但是,一审法院只是判决《土地租赁合同》无效,遗漏“确认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白纸黑字,事实清楚。本案符合法定再审条件,却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更多的信息,请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读《福建省高院民事裁定书错误,违反法律规定》。
举报福建省高院法官陈曦、杨杨(2).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2-8 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马新岚
      福建省高院《民事裁定书》(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存在严重错误。在陈永康的合同纠纷民事案件中,法官胡审乱判,监督管理无力。
      一、法官知法玩法,忽悠老百姓。“阳翟村虽于2006年实行"村改居"、村民的身份发生变化,但土地未经国家征收,其所有权性质不发生改变而仍为集体所有。”——《民事裁定书》(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认定事实错误,违反《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的规定。
法官杨扬、陈曦,以下法条是懂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 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 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 下列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
  (一)城市市区的土地;
  (二)农村和城市郊区中已经依法没收、征收、征购为国有的土地;
  (三)国家依法征收的土地;
  (四)依法不属于集体所有的林地、草地、荒地、滩涂及其他土地;
  (五)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
      (六)因国家组织移民、自然灾害等原因,农民成建制地集体迁移后不再使用的原属于迁移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
  国土资源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 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经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及其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
      二、“从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的内容上看,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在协议书中对土地使用年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故原审认定案涉《协议书》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并无不当” ——《民事裁定书》(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如此认定,没有法律依据。
      转让土地必然改变土地所有权。《协议书》的内容仅涉及土地使用权,不涉及土地所有权,故不能认定为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
      原判决适用《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错误。《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是针对土地使用权的“出让、转让或出租”而言的。土地使用权与土地所有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法官故意将两者混为一谈,把水搅浑,浑水摸鱼,缺乏职业道德。《协议书》的内容不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该讼争的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发生于“村改居”之后,也不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
      篇幅所限,请电脑搜索“民事判决书错话连篇,二审、再审审查走过场”、“法官判定合同无效无依据,检察官用谎言掩盖其错误”, 查阅贴文。网址为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47857359.html
http://club.dayoo.com/view-1738202330-1-1.html
陈永康    2016-2-1
      信访人 : 陈永康  男,1959年8月18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2-12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民陈永康 于 2016-2-12 21:03 编辑

举报法官的记录2015102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3-6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审判决错误,符合法定条件,请求法院再审
信访人:陈永康,男,汉族,1959818日出生,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福建省高院立案二庭,代理审判员杨扬、陈曦;厦门市中院民五庭,审判长洪德琨;同安区法院民事庭,审判长李强、王辛。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2014)闽民申字第221号、(2013)厦民终字第64号、(2014)同民初字第1341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信访案件中,11份裁判文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福建省高院(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案件正在审查中,前后案件有直接因果关系。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全体代表
既然通过诉讼解决纠纷,那么,原告、被告和法官都要严格地依照法律办事,有法必依,违法必究,错案必改。
在陈永康与阳翟三组的土地合同纠纷案件中,杨扬、陈曦、洪德琨、李强和王辛等法官有法不依,办案不公,法院的裁判存在严重错误。请求法院的院长了解案情,发现问题,纠正错案。
《民事诉讼法》第十六章 审判监督程序 第一百九十八条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法院院长有权将再审事项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陈永康的案件符合法定再审条件,如下所述:
1、《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1998年的同安区土地规划图证明,讼争土地是集体建设用地,不是耕地,不是农用地。
[2]、根据《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和《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法院认定的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收的土地仍然为集体所有的土地是错误的。
[3]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与印章证明,陈永康是乡镇企业厦门市同安财兴木器加工厂的法定代表人。根据《乡镇企业法》第二十八条和《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的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可以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建设用地兴办乡镇企业。这表明,该《土地租赁合同》载明土地用途系饲料加工厂房及木材加工场所是有法律依据的。原判决根据该《土地租赁合同》载明土地用途系饲料加工厂房及木材加工场所认定《土地租赁合同》违法,是错误的。
[4]厦门市人民政府《建设用地审核办事指南》文件规定,“兴办乡镇企业可以使用集体建设用地”。同安区人民政府网公布,辖区内居委会出租土地数百宗,仅祥平街道阳翟居委会就出租土地72宗(包括本案讼争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这些表明,该《土地租赁合同》载明土地用途系饲料加工厂房及木材加工场所也符合地方性法规,原判决与政府唱对台戏。
[5]《土地租赁申请报告》证明,签订《土地租赁合同》事先经过镇政府批准,领导签字并加盖公章。这表明,假如租地办企业是错误的,应该先由政府部门处理。未经政府部门处理,法院就判令土地腾空返还,这不符合《土地管理法》第七章法律责任之规定。
2、《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原判决根据《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福建省国土资源厅闽国土资函[2012]164号文件,认定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收的土地仍然为集体所有土地,这是错误的。无其它证据可以证明村改居以后未被国家征收的土地仍然为集体所有土地
[2]、原判决认定“《协议书》是买卖土地的合同,签订《协议书》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缺乏证据证明。
3、《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法院根据“居民小组会议记录”、“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认为,阳翟三组多数人同意“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但是,事实上,至今为止,小组长未曾参照《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九条)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居民小组会议)。在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中,小组长陈军民实际上已经承认没有召开村民(居民)小组会议的事实。没有开会,生成的会议记录和会议决议就是伪造的。已经生效的法律文书是有效证据,请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厦民终字3143号。
4、《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原判决认定,“陈永康支付的土地费用,符合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 “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是原判决认定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的主要证据。“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没有在法庭上出示,没有由当事人质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3-6 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5、《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庭审中,讼争土地是集体建设用地还是耕地,原告与被告是有争议的。阳翟居民委员会书面证明,讼争土地是“耕地性质”。被告陈永康指出,政府已经将土地规划为建设用地。在举证期限内陈永康因客观原因不能取得政府的土地规划图,故以口头、书面和电子邮件的形式申请法院派人前往规划局调查取证。对此,法官不予理睬,判决书无任何表述。
2014年初,陈永康的代理人向规划局办理公民申请信息公开手续,要求查阅同安区土地规划的档案材料;事过28天后,厦门市规划局回复,拒绝该信息公开。而后,陈永康的代理人向市长专线投诉,才取得清晰的规划图,以证明讼争土地是集体建设用地。根据该规划图判断:原审法院采信阳翟居委会证明书,认定讼争土地为耕地性质,都是错误的。
6、《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1]、原判决认定《协议书》“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说的是土地所有权问题;原判决的依据是《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该法条是针对土地所有权之“出让、转让或出租”而言的。土地使用权与土地所有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原判决将两者混为一谈,认定事实张冠李戴,适用法律南辕北辙。
[2]、《协议书》没有约定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故《协议书》本身并不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阳翟三组签订《协议书》并没有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陈永康不是讼争土地的所有权人,不具备资格出让土地的使用权。讼争土地一直由陈永康使用,不存在转让或出租土地使用权的事实。陈永康无论是签订《协议书》,还是履行《协议书》,均不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
[3]2006年“村改居”以后,陈永康开始在讼争土地上搭盖建筑物。“村改居”以后,土地的所有权性质发生变化,未被国家征收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而不属于集体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及其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因此,陈永康在讼争土地上搭盖建筑物不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
7、《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写明,“代理审判员黄南清”。(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案件开庭2次,均由黄南清独自一人审理。在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的法官姓名中,查无“黄南清”。黄南清不是法官,没有资格坐在法官的座位上审理案件。
8、《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同安区人民法院同案不同判——在陈新历的案件中,同安区人民法院判决1999年签订的和2009年签订的两份合同无效,见《民事判决书》(2012)同民初字第1342号。在陈永康的案件中,仅仅判决一份合同无效,遗漏“确认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无效”之诉讼请求。
综上所述,陈永康的再审申请,多处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之一(而只要一处符合其情形之一的,法院就应当再审)。 如此情况,如果法院坚持驳回再审申请,判决、裁定还有公信力吗?
请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厦门陈永康土地合同案件”,了解更多信息。或点击以下网址——
《民事裁定书》认定事实错误,违反法律规定--厦门网
《民事判决书》错话连篇,二审、再审审查“走过场”--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47857359.html
伪造证据获法官保护,违法办案缺有效监督--人民网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52190464.html
“村改居”以后土地属于国家所有,2009年签订的续租合同合法有效--四川论坛
http://www.mala.cn/thread-12729988-1-1.html
同案不同判,"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缺乏公平正义--厦门网
致信中央巡视组组长,期望法官能秉公办案-海峡社区-厦门网
陈永康         
201634
以上提到的法律条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3-6 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提到的法律条文:
《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条 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 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 下列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即国家所有:
  (一)城市市区的土地;
  (二)农村和城市郊区中已经依法没收、征收、征购为国有的土地;
  (三)国家依法征收的土地;
  (四)依法不属于集体所有的林地、草地、荒地、滩涂及其他土地;
  (五)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部成员转为城镇居民的,原属于其成员集体所有的土地;
(六)因国家组织移民、自然灾害等原因,农民成建制地集体迁移后不再使用的原属于迁移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
国土资源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 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农民集体建制被撤销或其人口全部转为非农业人口,其未经征用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继续使用原有土地的原农民集体及其成员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

《乡镇企业法》第二十八条 举办乡镇企业,其建设用地应当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严格控制、合理利用和节约使用土地,凡有荒地、劣地可以利用的,不得占用耕地、好地。举办乡镇企业使用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应当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有关用地批准手续和土地登记手续。乡镇企业使用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连续闲置两年以上或者因停办闲置一年以上的,应当由原土地所有者收回该土地使用权,重新安排使用。
《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但是,兴办乡镇企业和村民建设住宅经依法批准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或者乡(镇)村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建设经依法批准使用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除外。
前款所称依法申请使用的国有土地包括国家所有的土地和国家征收的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
《土地管理法》第五十九条  乡镇企业、乡(镇)村公共设施、公益事业、农村村民住宅等乡(镇)村建设,应当按照村庄和集镇规划,合理布局,综合开发,配套建设;建设用地,应当符合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并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办理审批手续。
《土地管理法》第六十条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使用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建设用地兴办企业或者与其他单位、个人以土地使用权入股、联营等形式共同举办企业的,应当持有关批准文件,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批准权限,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批准;其中,涉及占用农用地的,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办理审批手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4-14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租地办厂没违法,胡审乱判我不服
——陈永康给区委书记、区长的投诉信之三
信访人:陈永康,男,汉族,1959年8月18日出生,住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里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反映的主要情况:在审理陈永康与居民小组的土地租赁合同纠纷案件中,法官违反法律规定办案,硬是将国家所有的土地说成集体所有土地,把建设用地说成耕地,导致法院判决错误,给个人和集体造成损失,降低司法公信力。
信访的诉求:党和政府加强对法官的群众路线教育,以减少人情案、关系案和金钱案,构建法制同安。
中共同安区委 陈琛书记、 同安区政府 黄国彬区长:
5月11日,本人递交了投诉信《民事判决书错话连篇,二审、再审审查走过场》,5月18日递交《同案不同判,无公平正义可言》。此文是续文,陈永康还有话要说——
案件的基本情况:
本人陈永康,于1999年与阳翟村第三村民小组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租用本小组的土地。租地事先经村委会和镇政府批准。原小组长陈文填保存当时的租地申请报告书(报告书中镇领导和村长签字同意,并加盖公章)。该土地于1998年被厦门市政府规划为建设用地。2006年实行“村改居”,当地农民转为城镇居民,村民委员会转为居民委员会。村改居以前,本人将租用的土地用于种植木瓜、香蕉,养殖鸡鸭;村改居以后,才开始在该土地上搭盖铁皮屋、经商办企业。2009年4月30日合同履行完毕。2009年5月双方签订了土地续租合同。
2012年,小组长以小组名义起诉。小组长认为,前任小组长陈文填擅自出租土地,租地改变土地的农业用途,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租地合同无效。其诉讼请求为:法院判令1999年和2009年签订的两份租地合同无效、腾空返还土地。
法院认定,讼争土地为“集体所有的土地”,讼争土地“属耕地性质”,村改居以后未经国家征收的土地仍然是集体所有的土地。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一审同安区人民法院判决“1999年的租地合同无效,土地腾空返还”,(2012)同民初字第2013号;二审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3)厦民终字第177号。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2014]闽民申字第144号。
一、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陈永康不服,理由是:
1根据《宪法》第十条,以及《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原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等法律法规,2006年村改居以后该讼争土地属于国家所有,不属于集体所有。因此,陈永康在该土地上搭盖铁皮屋、经商办企业,并不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十四条、第六十三条。
2根据厦门市规划局1998年的土地规划,该讼争土地是建设用地,不是农用地。请电脑上网,看厦门市规划局网页——
http://www.xmgh.gov.cn/ghcg/fqgh/200807/t20080702_4843.htm
根据《土地管理法》第四条,国家实行土地用途管制制度,使用土地的单位和个人必须严格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使用土地。
3、陈永康合法经营 “厦门市同安财兴木器加工厂”和“厦门市同安康业木材店”,根据《乡镇企业法》第二十八条《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可以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兴办乡镇企业。请查阅厦门市政府网页——
http://www.xmtfj.gov.cn/xxgk/jsdwzwgk/xafj/XM06115/XM0611508/XM061150801/200804/t20080430_10081822.htm
厦门市政府在《建设用地审核办事指南》中明确规定兴办乡镇企业可以使用集体建设用地
陈永康是失地农民。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五十条,政府应该支持他兴办乡镇企业。
陈永康未办理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审批、登记手续,那是另一个法律问题,《土地管理法》第八十二条规定应由政府责令其限期办理,与《土地租赁合同书》是否有效没有关系。简易搭盖没办手续,大家都那样,法不责众。
4、对1999年的合同,已经履行完毕的,法院判决无效;对2009年的合同,正在履行的,法院避而不谈。法官有意遗漏“判决2009年签订的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遗漏诉讼请求,法院应当再审。
如上所述,村改居以后土地所有权性质发生了变化。即使1998年签订的合同无效,也不能推断2009年签订的合同无效。
根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2006年村改居以后,陈永康对承租的土地“享有国有土地使用权”在没有判决2009年签订的合同无效的情况下,法院判决“土地腾空返还”,真没道理。
二、法官违背法律规定调查取证。
    一审中,原告阳翟居委会第三小组向法院提供两份证据,即福建省国土资源厅闽国土资函[2012]164号文《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和阳翟居民委员会关于“土地属耕地性质”的证明书。
法院根据《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认定村改居以后“本案讼争土地仍为集体所有的土地”;根据阳翟居民委员会的证明书,认定讼争土地 “属耕地性质”。
显然,《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村改居后确定土地使用权性质有关问题的复函》是针对土地使用权而言的,它对“村改居后本案讼争土地仍为集体所有的土地”无证明力。法官将土地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混为一谈,忽悠老百姓。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4-14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审庭审中,被告陈永康指出:“居委会书面证明土地属耕地性质”没有法律效力,规划局的土地规划才有法律效力。土地是不是“属耕地性质”,规划局说了算,阳翟居委会说了不算。并且指出,规划中讼争土地是建设用地,不是农用地。
当事人以普通公民身份到规划局档案室查阅和复印规划资料是比较难的,在举证期限内办不成!被告陈永康以口头、书面的形式提出申请,请求法院派人到规划局调查和收集证据。法官对此不予理睬,合议庭对此无表态,判决书对此无任何表述。
对《宪法》第十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原国家土地管理局《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四条等法律法规,不当一回事,而采用没有证明力的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复函;对厦门市政府1998年的土地规划方案,不调查取证,而采用没有法律效力的阳翟居委会的证明书——法官如此操作不公正很不负责任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条,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可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六,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应当依当事人的申请进行。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九,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人民法院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的申请不予准许的,应当向当事人或其诉讼代理人送达通知书。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人民法院应当以证据能够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依法作出裁判。
上述的法律规定,为何不遵守难道老百姓守法法官就不能守法陈永康讨说法
三、判决错误又强制执行,损害个人和集体的利益,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
上所述,陈永康没有做错什么;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的理由,没有一点是站得住脚的。但是,同安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其错误的判决,动用警车和手铐抓人,店面贴封条,冻结15万元银行账户,严重干扰陈永康的生产生活。
该土地合同纠纷系列案件,从基层法院至高级法院,先后开庭十多次,折腾3年多,消耗社会资源。
终审判决后,小组长手拿判决书找党委、政府和法院,并以公款支付补贴(每人每次一百元),吸引一些居民随行。小组长办事不公道,矛头只针对陈永康。
每次开庭时小组长聘用1名或2名律师,支付了大笔费用,由小组集体负担。
店被封,生意没法做;土地闲置,小组失去租金收入。对谁有好处?
据同安区政府网公布,辖区内的居委会出租土地数以百宗(用于非农业建设),仅阳翟社区就有72宗(包含陈永康、洪菜盆夫妻的2宗)。请查阅同安区政府网页  http://xpjd.xmta.gov.cn/xxgk/cwgk/szgl/201202/t20120207_130710.htm /和http://xpjd.xmta.gov.cn/xxgk/cwgk/szgl
如果租地经商办企业违法,则大家都违法。如果大家租地违法,同安区政府不可能坐视不管,更不会公布在网上。
法官胡审乱判,不依法律,不按道理;陈永康在互联网上发帖,请见附件5(贴文的标题与网址)。电脑上网,百度搜索关键词“厦门陈永康”,有更多的信息。
信访人    陈永康    2015-6-3
(附件:1、本文提到的法律条文;2、企业印章图样、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3、土地出租申请报告;4农村资源清理登记表;5、终审判决书;6、贴文的标题与网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6-4-14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社会进步,感谢司法公开,老百姓在此有说话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5-17 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信访人:陈永康,男,汉族,1959818日出生,住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祥平街道阳翟社区二房三412号。电话:15080328969
信访提到的单位与个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二庭,法官杨扬、陈曦和黄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五庭,法官洪德琨;同安区人民法院民事庭,法官王辛。
信访案件的案号:(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2013)厦民终字第58号、(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2014)厦民终字第3134号、(2013)同民初字第3794号。
信访诉求:党和政府加强对法官的群众路线教育。法官依法秉公办案。】
《民事裁定书》说反话,违背事实,违背法律
——陈永康给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的投诉信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 马新岚:
本人陈永康,2004年签订《协议书》,有偿地使用本村民小组的土地。2012年,小组长以小组名义提起诉讼,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了(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民事判决。陈永康不服,提起上诉,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陈永康又申请再审,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写道:“从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协议书》的内容上看,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在协议书中对土地使用年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且该《协议书》上约定的将土地“一次性处理给乙方使用”的价格也符合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故该《协议书》系双方就讼争地块买卖达成的一种协议,双方签订协议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该协议书的内容违反了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闽民申字第2560号《民事裁定书》写道:“本院认为,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该判决事实认定清楚,证据充分。陈永康以此为由申请再审,不能成立”。陈永康认为,该《民事裁定书》说反话了,违背事实,违背法律。(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违背诉讼程序。
事实与理由如下:
1、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该《协议书》系双方就讼争地块买卖达成的一种协议”。
陈永康先后在《上诉状》、《再审申请书》中指出:《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因为,该《协议书》约定“土地一次性处理给乙方使用”,仅仅涉及土地的使用权,并没有涉及土地的所有权,所以,双方签订的《协议书》不是土地买卖协议,不是土地买卖合同。对此,(2013)厦民终字第58号《判决书》和(2014)闽民申字第143号《裁定书》没有提出异议,法官默认了陈永康的主张。
在诉讼过程中,原告没有向法院提交任何体现“阳翟村委会第三小组转移土地的所有权于陈永康”的证据。在《起诉状》、《判决书》和《裁定书》等法律文书中,没有任何体现“阳翟村委会第三小组转移土地的所有权于陈永康”的证据。因此,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该《协议书》系双方就讼争地块买卖达成的一种协议”。
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认定的“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只涉及土地使用权,不涉及土地所有权,因此,它不能作为“讼争地块买卖”的证据。而且,“该协议的目的是长期使用集体土地”是法官的主观判断,不是双方在法庭上质证的证据。
本案中“在协议书中对土地使用年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相当于在合同中对合同履行期限并没有明确的约定”。根据《合同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合同的内容由当事人约定,一般包括“合同履行期限”及其它。在合同中约定合同履行期限,这是法律的管理性规定,而非强制性规定。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可以按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处理。该《协议书》没有明确约定土地使用年限,依法可以协商补充。
《合同法》并没有这样的规定:在合同中对标的物的使用年限没有明确约定的,该合同就是标的物买卖合同。
在厦门市人民检察院的厦民行监【201535020000022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中,出现“出让集体土地使用权”、“买卖土地使用权”的说法。在该《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中,厦门市人民检察院并没有“双方签订《协议书》系买卖土地、转让集体土地”之说法。
2、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双方签订协议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
2012)同民初字第934号《判决书》称,“该《协议书》上约定的将土地“一次性处理给乙方使用”的价格也符合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这是一句空话。理由很简单:在诉讼过程中,原告没有向法院提交“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在《判决书》、《裁定书》中,也没有出现“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之内容;在双方质证的证据中,没有“当时土地转让的价格标准”这一项。
《宪法》第十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土地管理法》第二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根据《宪法》第十条、《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的含义,买卖土地是非法转让土地的形式之一;除了买卖土地以外,非法转让土地有“其他形式”。本案中,原告以“买卖土地”为由提起诉讼。除了买卖土地,原告没有提出转让土地的“其他形式”,《判决书》、《裁定书》也没有提出转让土地的“其他形式”。
因此,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双方签订协议的实质是转让集体土地”。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2-16 00:46,Processed in 1.01131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