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海峡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enjine

[我要投诉] 厦门法官公道不公道,比对判决书就知道!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5-25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布日期:2018-05-17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7)最高法行申552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沛县河口镇河口村秦庄三组。住所地:江苏省沛县。
诉讼代表人:李法云。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沛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江苏省沛县新城区。
法定代表人:吴卫东,县长。
一审第三人:卓中星。
再审申请人沛县河口镇河口村秦庄三组(以下简称秦庄三组)诉被申请人沛县人民政府土地登记管理一案,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0月9日作出(2016)苏03行初111号行政裁定,驳回秦庄三组的起诉。秦庄三组不服提起上诉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13日作出(2016)苏行终1670号行政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秦庄三组仍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白雅丽担任审判长并主审、审判员耿宝建、马东旭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以村民小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即村民小组在决定村小组重大事项时,必须要召开村民大会形成会议决定,并经村民大会通过,并将决定及实施情况向本小组村民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规定,村民委员会或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对涉及农村集体土地的行政行为不起诉的,过半数的村民可以以集体经济组织名义提起诉讼。本案中,秦庄三组诉讼代表人称未召开村民大会,提议通过诉讼解决本案争议的村民仅占秦庄三组村民的三分之一,未过半数。综上,秦庄三组未提交其提起本案诉讼已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或过半数的村民同意提起诉讼的证据材料,秦庄三组不具备提起本诉的主体资格。鉴于秦庄三组不具备提起本诉的主体资格,本案对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不予审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秦庄三组的起诉。
二审法院以基本相同的事实和理由,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秦庄三组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一、二审裁定,对本案重审。其申请再审的主要事实和理由为:一、二审法院错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该法不属于行政法的范畴,用来限制再审申请人的原告主体资格,适用法律错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只要求过半数村民就可以集体经济组织的名义起诉,并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召开村民小组会议。且再审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村民小组过半数村民同意提起本案诉讼。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及第三款规定,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规定,村民委员会或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对涉及农村集体土地的行政行为不起诉的,过半数的村民可以以集体经济组织名义提起诉讼。本案中,因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系行政机关准予相对人使用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的宅基地作出的行政许可行为,故提起本案诉讼应当以村集体经济组织名义,并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针对本案起诉事项,再审申请人秦庄三组并未提供村民小组会议决定,且提议通过诉讼解决本案争议的村民仅占秦庄三组村民的三分之一左右,未过半数。秦庄三组主张其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村民小组过半数村民同意提起本案诉讼,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因秦庄三组不具备以村集体经济组织名义提起诉讼的条件。一审裁定驳回起诉;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并无不当。
综上,秦庄三组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沛县河口镇河口村秦庄三组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白雅丽
审判员  耿宝建
审判员  马东旭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王 婷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537df8cd-e6cd-4f9d-b64c-a8e300bdae42&KeyWord=%E5%B1%A5%E8%A1%8C%E6%B0%91%E4%B8%BB%E8%AE%AE%E5%AE%9A%E7%A8%8B%E5%BA%8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6-15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344号,网页.png


  
      发布日期:2018-05-30
  
  
  
福建省古田县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闽0922民初344号
原告:古田县吉巷乡吉巷村吉口自然村姚己清村民小组,住所地古田县。
负责人:姚己清,村民小组组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铃斌,福建华忠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义平,男,1950年1月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古田县。
被告:古田县吉巷乡吉巷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古田县。
法定代表人:甘立向,村民委员会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根博,福建立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古田县吉巷乡吉巷村吉口自然村姚己清村民小组(以下简称“姚己清村民小组”)与被告古田县吉巷乡吉巷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吉巷村委会”)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24日立案后,依法进行审理。原告姚己清村民小组及委托诉讼代理人林铃斌、姚义平,被告吉巷村委会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余根博到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姚己清村民小组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吉巷村委会向姚己清村民小组支付补偿金80000斤干稻谷(干稻谷现价约1.8元/斤,总价值约值144000元),并从2017年起支付后期补偿金(5000斤干稻谷/年)至土地承包期届满之日止;2.判令吉巷村委会向姚己清村民小组支付粮补金8800元(从2007年起算至2017年,共11年,补偿标准为100元/年/亩,共8亩)。事实和理由:姚己清村民小组系吉巷村委会下属村民小组。1981年吉巷村委会将位于本村俗称“鸡头坪”的8亩责任田分配给姚己清村民小组承包经营,该责任田位于吉巷造纸厂对面。1981年吉巷造纸厂需要姚己清村民小组将上述责任田出租给其作为堆放芦苇等料场使用。经时任村主任陈建华的协商,姚己清村民小组同意将责任田出租给吉巷造纸厂使用,由造纸厂每年支付5000斤干稻谷给姚己清村民小组作为补偿金。半年后,吉巷乡政府与吉巷村委会协商,将姚己清村民小组使用的责任田与造纸厂对面俗称“梧地洋”的电站进行交换。上述两土地交换后,吉巷村委会与姚己清村民小组协商,将“梧地洋”原电站使用的土地经调换后交由吉巷村委会管理使用,由吉巷村委会每年向姚己清村民小组支付补偿金5000斤干稻谷(因2002年以前政府政策需要,姚己清村民小组每年有交粮任务,吉巷村委会在姚己清村民小组的交粮数量中扣除5000斤干稻谷,作为对姚己清村民小组的补偿)。2002年起,政府政策发生变化,不再需要征粮,村主任甘立向在未经姚己清村民小组同意的情况下,强行收回责任田,并擅自将“梧地洋”电站承包给他人经营,每年的承包金为6万元,该承包金由吉巷村委会全额收取,而没有返还给姚己清村民小组。姚己清村民小组每年均请求吉巷村委会支付从2002年起至今的补偿金(5000斤干稻谷/年)及政府发放的粮补金,均遭到吉巷村委会拒绝。
吉巷村委会辩称,1.姚己清村民小组本案起诉,早已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依法应予裁定驳回。2.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本案姚己清村民小组的小组负责人的诉讼行为代表全体小组村民的意思表示,姚己清村民小组的起诉不符合法定的民主议定程序,主体不适格,依法应裁定驳回起诉。3.姚己清村民小组诉称要求吉巷村委会从1981年起支付所谓“鸡头坪”田地每年5000斤干稻谷补偿金及从2007年起支付粮补金,缺乏依据,依法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根据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明确“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1998修订)》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十八周岁以上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经过修订,其中第二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本案中村民小组组长姚己清在没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未经过民主议定程序的情况下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违反上述规定,主体地位不适格。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古田县吉巷乡吉巷村吉口自然村姚己清村民小组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彭 曦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  卢珊珊
书 记 员  罗丽容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1998年修订)》
第十七条村民会议由本村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组成。
召开村民会议,应当有本村十八周岁以上村民的过半数参加,或者有本村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通过。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驻在本村的企业、事业单位和群众组织派代表列席村民会议。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2010年修订)》
第二十八条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
村民小组组长由村民小组会议推选。村民小组组长任期与村民委员会的任期相同,可以连选连任。
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二百零八条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提交的民事起诉状时,对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且不属于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登记立案;对当场不能判定是否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接收起诉材料,并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书面凭证。
需要补充必要相关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告知当事人。在补齐相关材料后,应当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
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或者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裁定驳回起诉。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84a93b3c-8258-4dbc-8ccc-a8f000a0983c&KeyWord=%EF%BC%882018%EF%BC%89%E9%97%BD0922%E6%B0%91%E5%88%9D344%E5%8F%B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7-1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永泰县城峰镇高峰村第一(老虎斜)村民小组、永泰县城峰镇高峰村村民委员会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发布日期:2018-06-29
  
  
·           
  
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闽01民终455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永泰县城峰镇高峰村第一(老虎斜)村民小组,住福建省永泰县城峰镇高峰村老虎斜。
负责人:林贵,村民小组组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立乐,福建华巍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秀彬,福建华巍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永泰县城峰镇高峰村村民委员会,住福建省永泰县城峰镇高峰村。
负责人:冯新建,村主任。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立希,男,1967年1月19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永泰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鸿,福建信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义国,福建后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永泰县城峰镇高峰村第一(老虎斜)村民小组(以下简称“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因与被上诉人永泰县城峰镇高峰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高峰村村委会”)、林立希确认合同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永泰县人民法院(2018)闽0125民初153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 。。。
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确认高峰村村委会与林立希于2007年1月19日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效;2.本案诉讼费由高峰村村委会、林立希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该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村民小组组长由村民小组会议推选,村民小组组长任期与村民委员会的任期相同,可以连选连任。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本案中,虽然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向一审法院提交了《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决议》、高峰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予以证实其于2017年9月16日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就本次诉讼履行了民主议定程序。但是,在庭审过程中,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主要负责人林立桃陈述此次村民小组会议系由村民林进建和林贵在会议前两天召集的,当时除林立希及其兄弟等人未到场,其他各户代表均到场,但对是否通知林立希参加会议其不清楚;《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决议》系会后由村民林立河打印,并过了两天重新召集村民签名的。对此,作为高峰村第一小组村民的林立希否认收到过参加此次村民小组会议的通知。庭后,经一审法院分别询问村民林进建、林贵,其二人均表示此次村民小组会议并非其二人通知,其仅通知过小组村民参加本案庭审旁听,且《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决议》系村民小组会议当天签的。此外,《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决议》中户代表的签名人数28人与其记载的出席会议25户代表不符,其中林莲兴、林信、林信余、林荣水并未在高峰村村委会出具的第一村民小组户代表名单之列,且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主要负责人林立桃自认存在代签名情况,但未举证证明被代签名村民同意决议内容并授权他人代为签名。综上,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所提供的《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决议》、高峰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无法认定,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所履行的民主议定程序存在严重瑕疵,依法应予以驳回起诉。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裁定:驳回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的起诉。
本院二审期间,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向本院提供2018年3月28日《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记录》一份、高峰村村委会于2018年3月2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旨在证明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已组织本小组村民户代表经过民主议定程序,对本案讼争房屋所有权及土地使用权的产权归属作出表决,并同意对本案提起上诉。本院组织各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进行了质证。本院经审查认为,2018年3月28日《村民小组会议决议记录》是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对濑头店(学校)产权归属及对本案一审裁定是否提起上诉所作评议标准,但无法证明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是否对提起本案一审诉讼已依照法定程序召集并作出民主议定这一事实。
本院认为,涉及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应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于2017年9月16日所召开的村民小组会议,在通知召集程序、会议记录过程、表决签署方式上均存有问题。首先,在召集程序上,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原主要负责人林立桃陈述此次会议系由村民林进建和林贵在会议前两天召集的,但林进建和林贵均表示其二人仅是通知过小组村民参加本案一审庭审旁听,并未通知村民参会,故林立桃与该二人的陈述不一致,对于此次会议是否在2017年9月16日召开无法确定。其次,在会议记录过程上,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陈述会议当天系手写记录此次会议内容,然后再将手稿拿去打印成文,但其现无法提供当日会议手稿,故《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决议》中所记载内容是否于2017年9月16日民主表决出的,同样无法确定。第三,在表决签署方式上,《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决议》存在代签行为,且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亦未提供证据证明该代签行为的合法性。因此,本案现有证据无法证实《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决议》中所表决的内容系依法通过民主议定程序而作出的,一审法院认定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在此次会议中所履行的民主议定程序存在瑕疵于法有据。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虽于2018年3月28日就是否对本案一审裁定提起上诉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并作出表决,但此次会议表决的事项并不能替代村民小组召开会议表决提起一审诉讼的相关程序,亦不能掩盖2017年9月16日村民小组会议所存在的问题。综上,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的上诉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其可在依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后再行起诉。
综上所述,高峰村第一村民小组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判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林 伟
审 判 员  谢 芬
审 判 员  陈 雯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二日
法官助理  吴文俊
书 记 员  林 颖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网址: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8044b15b-b33a-4332-b7b8-a90e00a1efce&KeyWord=%E5%B1%A5%E8%A1%8C%E6%B0%91%E4%B8%BB%E8%AE%AE%E5%AE%9A%E7%A8%8B%E5%BA%8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1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永康给福建省人大常委会的一封投诉信20181107      放眼天下 - 上海论坛

http://bbs.sh021.cc/forum.php?mo ... mp;page=1#pid73466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同院同案不同判 二百案件请你看----人民网,强国论坛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58917798.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社区居民给区人大的投诉信20181227 --- - 上海论坛

http://bbs.sh021.cc/forum.php?mo ... &extra=page%3D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235号判决书网页.png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厦民终字第423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亚珍,女,1937年1月14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亚珠,女,1941年4月12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素华,女,1943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
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辛仲文,福建首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海永,男,1961年8月4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林民敬,福建闽鹭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因与被上诉人王海永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2015)思民初字第29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王海永立即向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返还其所占用的承包地(即位于曾厝垵44号及44号之1、44号之2的房屋所占用的土地,该地块四至分别为:东至马路,西至南排河,南至原告之房屋,北至曾明华厝);2、王海永立即向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赔偿经济损失24万元。
原审判决查明,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系本市思明区曾厝垵社区居民曾复回(已故)之女。曾复回作为家庭户主曾登记承包两块旱地,分别为“下草埔”(以下称讼争地块)(面积0.513亩,四至:东至马路,西至南排河,南至林金鹄店,北至曾明华厝)和“飞机场”。
王海永自1981年来厦在曾厝垵村曾厝垵社居住至今。1991年2月18日,曾复回向曾厝垵村委会申请在讼争地块上搭建一小卖部和批发点并获批。2004年7月19日,曾复回作为“立约人”之一在案外人曾华里、曾华荣等人的见证下确认如下事实:王海永此前因在曾厝垵社租用曾复回地皮建屋开小食杂店;鉴于曾复回年事已高,行动不便、精神尚好、思维清晰,为防去世后曾复回女儿误会,特立此约,今后该店被征用地上物由王海永所有,建屋地皮由曾复回所有。曾复回于2005年去世。
此后,王海永管理使用讼争地块上其本人所建房屋,并进行修缮加固、电表用户名变更和电容增容等。现王海永将房屋出租给案外个体工商户用于经营时光码头、永石羡便利店、大馅饺子店,店面对应的门牌号分别为曾厝垵社44号、44号之1、44号之2。曾素华亦在讼争地块上建造房屋(该房屋南临林金鹄店),对应门牌号为曾厝垵社43号。
另查明,曾厝垵村委会通过“村改居”改为曾厝垵社区居委会。
审理中,原审法院向曾厝垵社区居委会调查了解讼争地块的性质,居委会出具《情况说明》答复:讼争地块占地0.513亩,属1982年的责任田,责任人是曾复回;该责任田是以家庭为单位,责任人以户主为主;该地块还未被政府征用。原审法院另向案外人曾华里、曾华荣就王海永提交的证据名称为《曾复回遗嘱》的相关情况进行询问,曾华里、曾华荣确认了其在上述证据材料上的签字。
双方的质证意见为,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对曾厝垵居委会的《情况说明》以及询问笔录均无异议;王海永对询问笔录的真实性无异议,对《情况说明》的内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讼争地块的性质是自留地。
原审法院认为,关于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本案属于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土地承包经营权属于用益物权,不受诉讼时效限制,目前讼争地块仍在承包期内,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提起本案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王海永的抗辩意见缺乏依据,不予采纳。关于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的诉讼主体资格。曾亚珍、曾亚珠与曾复回系法律上的父母子女关系,本案并非继承纠纷,曾素华是否对曾复回尽到赡养义务与本案认定无关,故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对王海永的该抗辩意见亦不予采纳。关于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的诉讼请求能否成立。根据《关于农村集体土地确权登记发证的若干意见》关于“对于撤村建居后,未征收的原集体土地,只调查统计,不登记发证。调查统计时在新建单位名称后载明原农民集体名称”的规定,曾厝垵村经“村改居”后,原村民整体“农转非”,承包方承包的土地不再是《农村土地承包法》所称的农村土地,因此讼争地块在未经依法征收前的权属登记尚不明确。在此情形下,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以其有权继续承包讼争地块为由要求王海永返还地块并赔偿经济损失等诉讼请求,缺乏依据,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条、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2450元,由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负担。
宣判后,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承包的土地不再是《农村土地承包法》所称的农村土地是错误的。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集体土地只有经过征收后才能转变为国有土地,即“征收”是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的唯一途径,其他任何手段包括“村改居”均不能改变集体土地所有权的性质。因此,在曾厝垵村经“村改居”后,没有被征收的土地,仍然保留集体土地权属性质。该案一审中已查明,讼争地块属于1982年的责任田,责任人是曾复回,该地块还未被政府征收。因此,讼争地块仍应保持“村改居”之前的土地性质,仍属于农村集体土地。二、一审法院认定讼争地块权属登记尚不明确,因此,上诉人无权要求被上诉人返还地块并赔偿损失是错误的。根据曾厝垵社区居民委员会2014年9月22日出具的《证明》、《曾厝垵村土地延包地块登记表》及被上诉人提交的曾复回出具的《申请用地》,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确认讼争地块的承包经营权系原属曾复回家庭承包,上诉人对讼争房地块享有承包经营权的证据已非常充分。曾厝垵村虽然进行了“村改居”,但由于讼争地块未被政府征收,因此,该地块的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仍应保持“村改居”以前的状态,即集体土地所有权性质,故属于上诉人所有。三、法院不仅要依据现行法律维护当事人权益,也要按照公序良俗保一方平安。本案“村改居”所涉及的土地承包问题,相应政策法律也明确规定,集体土地只有经过征收后才能登记为国有土地,而现实上厦门岛内所有“村改居”的社区,就土地使用状况均沿袭“撤村建居”前的模式,各自使用分配的自留地。一审法院以权属不明,驳回上诉人的一审请求,只能误导“村改居”的居民无序夺取集体土地的不良后果。四、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有据。正如上所述,上诉人系讼争土地承包经营的合法者,故在未改变土地性质前,讼争的土地仍由上诉人依法承包,而居委会的证明也明确涉案土地未被征用,为责任田。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原审诉求。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被上诉人王海永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当依法维持原判。王海永在1981年来厦门曾厝垵打工,结识曾复回老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曾复回老人认为王海永忠厚老实又勤劳工作,就在1991年4月在其自留地翻盖几间简易房屋店面,供王海永经营食杂生意,给王海永生活出路,同时,王海永与曾复回关系相关融洽,亲如父子(当时有收其作为养子),之后曾复回老人与王海永一家共同生活十五年;在这期间老人的每日三餐及衣食住行等都由王海永及家人照料,直至2005年曾复回老人病故去世,王海永还以养子的身份办理丧事送终,曾复回老人为了日后其子女有误会发生纠纷,在去世前请当时生产队长等三方人员公正见证下,阐明了自留地地上物是王海永所有。从2005年起,王海永一直对该讼争地块进行管理、占有、处分,并得到包括曾厝垵社区居民委员会的认可,上诉人一直以来也没有主张过任何权利,同时,一审法院查明曾厝垵村委会通过“村改居”改为曾厝垵社区委员会,曾厝垵村经“村改居”后,原村民已经整体“农转非”;本案的讼争的地块并不存在土地承包经营权问题;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当依法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对原审判决查明事实,上诉人认为“曾复回作为家庭户主曾登记承包两块旱地”应为“曾复回作为家庭户主曾登记两块旱地”。被上诉人认为讼争地块已被征用。双方对其他查明事实没有异议。审理过程中,上诉人提交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证明讼争土地系家庭承包,户主为曾复回,承包经营时间从1999年1月1日至2028年12月31日。
本院认为,讼争土地原系集体所有土地,由上诉人父亲曾复回承包经营,后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讼争土地实际上已不再用于农业经营。关于在该土地上建设房屋店面的问题,应由相关政府部门解决,本案不应处理。但根据查明事实,曾复回去世前曾留下遗嘱:今后该店被征用地上物由王海永所有,建屋地皮由曾复回所有。究其本意,曾复回应是认为讼争房屋归王海永所有,并由王海永占有使用至土地征用时。现上诉人作为曾复回的继承人,要求收回讼争土地,与曾复回的遗嘱内容相悖,原审判决不予支持,并无不妥。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4900元,由上诉人曾亚珍、曾亚珠、曾素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向阳
        审判员洪德琨
        审判员胡林蓉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四日
        代书记员肖子发
(文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曾亚珍、曾亚珠等与王海永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f79b5485-020b-4253-993c-258db8a8c606&KeyWor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闽02民终4245号,首页.png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闽02民终424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厦门凌峰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北路108号振业大厦17楼C座。
        法定代表人:林劲峰,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瑜,福建凌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欢,福建凌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社区居民委员会第六居民小组,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社区。
        主要负责人:陈动,该小组组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陶京铭,福建合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明钦,福建合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厦门杰特石材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新圩村。
        法定代表人:许俊香,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XX,福建凌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丽玉,福建凌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厦门凌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凌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社区居民委员会第六居民小组(以下简称东寮第六小组)及原审第三人厦门杰特石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特公司)物权保护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法院(2018)闽0213民初11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凌峰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并改判驳回东寮第六小组的起诉。事实和理由:一、村民小组诉讼权利的行使,依法应当以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履行民主议定程序为前提。一审法院称东寮第六小组“征得集体经济组织绝大多数村民代表的同意后,作为原告提起诉讼,并无不当”,无视东寮第六小组起诉不符合法定民主议定程序的重大瑕疵,显属重大错误。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立他字第23号《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已经明确,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根据前述规定,东寮第六小组的代表人陈动以村民小组名义提起诉讼,其应当在起诉前召开村民小组会议,依法履行相应的民主议定程序。但是,东寮第六小组并未向法院提交其已经履行民主议定程序的证据,其提供《征求意见》时亦已明确并未召开村民小组会议,仅是就诉讼事宜征求部分村民代表意见。鉴于本案东寮第六小组的代表人以村民小组名义提起诉讼前并未依照法定程序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其起诉不符合法定程序,应当予以驳回。一审法院认为东寮第六小组征得绝大多数村民代表同意即可提起诉讼的观点完全没有法律依据,其拒不采信凌峰公司及杰特公司关于东寮第六小组违反法定程序的抗辩意见显属重大错误,依法应予纠正。二、一审法院以东寮第六小组为讼争地块集体财产管理人为由认定其有权作为原告提起诉讼,显属错误。1.东寮第六小组提起诉讼,自称为讼争地块所有权人并据此主张物权保护。自东寮第六小组2017年5月提起诉讼至今,其从未主张或表达过其系讼争地块的管理人。现一审法院忽以东寮第六小组是讼争地块“集体财产管理人”为由认定其有权作为原告提起诉讼,不仅难逃越俎代庖之嫌,更与东寮第六小组主张明显不符。2.无论是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翔安分局出具的《关于东寮社区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的情况说明》,还是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网站截图,均表明讼争土地的所有权人为厦门市翔安区寮社区居民委员会。东寮第六小组提交的东寮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出证主体无权就讼争土地的所有权进行确认。故,就讼争地块产生的物权保护纠纷,应当由集体土地所有权人依法提起。东寮第六小组并非讼争地块所有权人,其无权就讼争地块主张物权。
        东寮第六小组辩称,凌峰公司的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东寮第六小组起诉经过90%以上的村民代表签字授权。目前厦门市的国土部门对农村土地仅确权到村委会或居委会,村民小组是由村委会出具证明,证明其对相应的土地进行管理等。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杰特公司述称,同意凌峰公司的上诉意见。第一,东寮第六小组的起诉不符合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程序不合法。第二,没有证据证明东寮第六小组是讼争地块的所有权人或合法使用人,东寮第六小组以侵权为由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东寮第六小组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凌峰公司立即停止侵占东寮第六小组土地的违法行为;2.凌峰公司将违法侵占的土地(约13亩)恢复原状归还东寮第六小组并赔偿东寮第六小组经济损失88333元(自2003年7月起暂算至2017年2月,以平均每亩每年500元计算)。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东寮第六小组围绕其诉讼请求向一审法院提交如下证据:1.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社区居民委员会于2016年4月28日出具的《证明》,拟证明讼争土地系东寮第六小组村民集体所有的事实。2.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翔安分局出具的《关于东寮社区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登记的情况说明》,拟证明东寮社区于2004年11月向厦门市国土地资源与房产管理局翔安分局申请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根据《土地登记办法》、《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的文件规定,依法将该社区的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到东寮社区农民集体名下。3.工程测量示意图,拟证明案涉地块的面积,进一步印证讼争土地系东寮第六小组村民集体所有的事实。4.现场照片,拟证明凌峰公司占用东寮第六小组土地搭建厂房现状。5.征求意见,拟证明东寮第六小组提起本案诉讼已经过村民代表同意并签字确认。证据6.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网站截图,拟证明国土资源局对农村土地所有权的确权只确认到行政村。证据7.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社区居民委员于2018年2月28日出具的《证明》,拟证明东寮社区辖区原机砖厂和现石材厂地块(东至居民住宅、西至院西田园、南至村路、北至桂圆村)的所有权属于东寮第六小组村民集体所有。凌峰公司对东寮第六小组提供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2、4、5、6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东寮第六小组提交的证据仅能证明讼争土地集体所有权系登记在东寮社区农民集体名下,不能证明东寮第六小组是讼争土地的所有权人,也无法证明体现讼争土地的真实使用状态,同时认为征求意见不能代替村民小组会议决议;对证据3的真实性不予确认,认为工程测量示意图上加盖的印章不属于有备案的相应印章,且该示意图没有办法证明东寮第六小组系该示意图上地块的所有权人;对证据7的真实性有异议。杰特公司对东寮第六小组提供的证据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6的真实性有异议,经登录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官网查询,2017年12月间,该网站局长信箱栏目未见有任何投诉信息,故对该网页资料真实性无法确认,且该网页资料已明确拒绝东寮第六小组就讼争地块所有权具体确定归东寮第六小组并排除其他小组所有的要求;对证据7的真实性及内容的合法性有异议,从该份《证明》的形式上看,东寮社区的盖章在先,打印出来的内容覆盖在东寮社区的盖章之上,从证明内容上看,该村委会的证明也与此前2016年4月28日出具的证明的内容相矛盾,且居民委员会并不具备出具有关土地所有权确权的相关资格,故即使该份证明是真实性,但效力上也是无效的;对其他证据的质证意见与凌峰公司一致。(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续)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东寮第六小组要求凌峰公司停止侵害、恢复原状、归还原物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当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lt;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gt;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厦门市翔安区新圩镇东寮社区居民委员会第六居民小组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各方当事人对一审查明的事实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村民小组的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上述法律规定的目的在于保障村民小组成员对集体事务参与决策的权利,并未对村民小组会议召开的具体形式及表决方式作出明确限定。一审法院认为东寮第六小组就聘请律师提起诉讼等事宜向村民小组成员征求意见,并获得绝大多数小组成员同意后有权提起诉讼,并无明显不当,而且目前亦无证据证明东寮第六小组成员对提起本次诉讼的程序正当性提出异议。故凌峰公司关于东寮第六小组的起诉不符合法定程序应予驳回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厦门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翔安分局出具的《关于东寮社区集体土地所有权证登记的情况说明》确认东寮社区集体土地所有权登记于东寮社区农民集体名下,而东寮社区居民委员会确认讼争地块所有权属东寮第六小组集体所有,也即东寮第六小组有权对讼争地块进行经营管理。故凌峰公司认为东寮第六小组无权就讼争地块主张权利,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凌峰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08元,由厦门凌峰投资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颜映红
        审判员  胡林蓉
        审判员  章 毅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罗仁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2-5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信司法公正,持续信访投诉 —— 人民网>强国社区>百姓监督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70314158.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案不同判必有错案在,句句错话驳回再审申请---人民网>强国社区>百姓监督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71225469.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
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
粤检民不字〔2014〕8号
五华县原平南镇蝉塘管理区第一村、第二村、第六村、第七村、第八村(以下简称蝉塘第一、二、六、七、八村)因与五华县原平南镇蝉塘管理区经济联合社侵权纠纷一案,不服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梅民终字第1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监督申请。本院依法对该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本院认为:该案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规定的监督条件。理由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电站资源转让合同书》签订于1995年11月5日,蝉塘第一、二、六、七、八村于1998年1月21日向五华县人民法院起诉,已超过法定两年的诉讼时效期间。
根据2006年7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小组诉讼权利如何行使的复函》([2006]民立他字第23号)规定:以村民小组为当事人的诉讼应以小组长作为主要负责人提起,小组长以村民小组的名义起诉和行使诉讼权利应当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七条履行民主议定程序。本案蝉塘第一、二、六、七、八村的五位村民小组长签署授权委托书,授权陈赐金作为诉讼代理人代理申诉,未经《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陈赐金依法不具有代理申诉资格。
综上所述,本院决定不支持蝉塘第一、二、六、七、八村的监督申请。
                      二○一四年一月十七日
                                                       
文件来源:广东省人民检察院阳光检务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6-19 13:36,Processed in 0.07944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