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社区·海峡博客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呼唤

已有 764 次阅读2020-10-19 11:19

 陈曾心 南华学堂  6月26日

                                                                           呼唤

                                                          华侨中学  初三年   陈曾心

       命运的天风不停地流转,我们在其间彼此呼唤。——题记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

      盈虚消长的月下,我时常会默默呼唤我的故乡。没有沙地,没有西瓜,没有猹,却确是有一个如同闰土一般的孩子等候,那便是我的堂弟,我最亲的同辈。

      幼时的我们也曾无忧无虑地互相呼唤,欢乐的声音盈满故乡的土地。

      “我回来啦!”刚进故乡老旧的木门,我便向楼上高声呼唤。堂弟随即如风一般刮至楼下,我们向大人匆匆一喊便共同奔向无尽的田野。春风里我呼阿弟再抓一只蝌蚪,夏日里阿弟唤我去邻里檐下吃瓜,秋阳下我喊阿弟一同收获,冬天的寒风中阿弟叫我去烤地瓜。童年的呼唤是含笑的,呼声纵横,响彻田野,孩子的耳朵如兔,不论再远的呼唤都能清晰捕捉。

      然而时光流转,昼夜不舍,童年的呼唤随着我们年岁的增长渐渐隐入学堂,隐入父亲眉眼间。

      “这来的便是闰土。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闰土,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闰土了……”我和堂弟读着父亲印的《故乡》,成长中的心灵隐约感受着字里行间的悲凉。父亲说闰土是没法读书而落到这个地步,他和叔叔也是因一个用功一个不好好读书而在城里田间相隔。他说着,叹了一口气。

      “所以,阿弟啊,你要好好读书啊……”

      彼时我尚无法体会此道理,我想《故乡》讲的也不是这个意思。但我更不知,那声叹息是父亲兄弟二人殷切的呼唤,那呼唤来自二三十年前,当父亲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动身走向城市而叔叔只留在家乡拾起木匠的斧锯。那呼唤跨越了时间,化作教导萦绕在孩子耳边,它呼唤着,孩子啊孩子,不要重蹈你父辈们的覆辙。

       时光仍旧流转,不舍昼夜。隐隐的担忧竟渐渐在现实中浮现。

      年岁渐长,堂弟的成绩与我们的共同话题都如烈日下的水洼渐少,最终回乡时已无田间地头的玩耍呼唤。面对面无言地写作业,有时也想谈天,却终无话可说。难道,我们就真的如父辈一般渐行渐远?但……我不甘,我想我们的父辈,我想他自己,也定不甘啊。终于,在他咬牙思索的间隙,我轻唤道:“阿弟……阿弟。”

      他有些惊讶地抬头。

     “你有不会做的题要我教吗?”

      在长长的证明结束他眉头舒展恍然大悟时,我们都笑了。轻声而坚定的呼唤终冲破了凝结中的壁垒,将我们的心又重新联结。我们又和从前一样,也终究不一样了。我们都在向前走着,而我,也加入了唤他前行的殷殷呼声中。

      “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离乡时,我再次回头,明净的蓝天下是无际的田野,其间隐约有农人正播种着希望。我想,这世上如今既已有了路,只要不问路遥尽力前行,就定能在未来触及光明。

      于是,我释然了。于是,我再一次向着风。回头呼唤。“阿弟,一起继续努力啊!”

      我相信,他会听到的。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