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社区·海峡博客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与我同行

已有 568 次阅读2020-10-20 16:32

                                                                          与我同行

                                                          厦门十一中  初三年  陈妍蓓

        抱琴未须鼓,天地自知音。

        蝉鸣树深,夏织锦瑟。2009年的夏天,时间流逝得像个蹒跚的老人,那年我第一次见到它。我看见我稚嫩的手捧起它,在夏天的烘焙里,我的血液温热,沸腾,变成一波波红色的浪潮,以从未有过的方式拍打我的经脉。它那时才标准琴的八分之一高,适合那时我的小小身躯。歪歪斜斜地架起琴,它发出了在这世界上的第一音,那个歪歪斜斜的音,犹如悬崖上学飞的小鹰,又似刚出生时站不稳的小鹿,我们一起,走进清凉的山谷。

        后来我长大,它也长大了,达到标准琴的二分之一。二年级的我在操场上跑得飞快,风追着我跑,它们千方百计地挂在我的发丝上,钻进我的毛孔里,它们扯着我,让我跑慢点,不然我会飞起来,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自由又孤独。周三下午有一节大课间,无论我跑得多快,总会像小鸡一样被拎去见它。钻进闷热的房间,我看见它轻蔑的眼神。斥责我为什么没有同它一起玩。我涨红着脸把风扇开得呼呼响,而琴音就像蚊子一般在风扇中气若游丝地飘荡。

        等它长成琴中的少年,我开始带着它参加比赛。我发现,不知不觉中我越来越喜欢它了。而它的声音也越发的婉转。这个春天最后的桃花,独自在无人的悬崖开落。鸟鸣声从山谷传递出来,像风吹动水晶穗子的铃铛。我和它一起准备曲目,音乐如刚融化的山泉,总带着一丝冰晶的声音,那是我和它犹存的一丝稚嫩。偶尔烦躁,便和他大声争吵,它伤心地把音乐剪得支离破碎。我紧紧抱着它,流下后悔的泪。背着它,坐在巴士里看傍晚染红的夕阳到入夜灿烂的霓虹,看孤零零的星宿。从家到音乐厅的那辆巴士收集了好多人的故事,其中也有我们的。

        它终于长成了标准琴,我也步入了初中。不曾带它去新的学校,看出它有些失落。2019年的一个秋日,我终于带上它。整个操场火辣辣的眼光,快把我烫出个洞。四周静谧,只听见我的鞋子踩在舞台上“咯噔咯噔”的声音,像是在催促所有的人用秒针奔跑。它轻声安慰我,我眨眨眼睛,音符随着我们默契的配合缓缓流出,潺潺不绝。风轻轻吹开我灰蓝色的长裙,也把我们的音乐吹得很远很远。那天我和它都很快乐,我抱着它看学校的夕阳。晚霞绚丽,天地静悄悄的,有一首乐曲在我心中升起,繁华,壮丽。

        恍惚间回头。我发现,它一直与我同行,陪我长大。我与它一起体会着音乐的快乐,虽然我因学业与它有所疏远,可既得琴中趣,何劳弦上音?我中有它,它中有我,小提琴已经汇入了我的生命之河。

        这条河流,一路歌唱,穿过巉岩,流经平沙,拂过夹岸的野花,一路向前。——我的琴,与我同行,奏响华美的乐章。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