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社区·海峡博客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小嶝海脚味素:葱头油

热度 1已有 954 次阅读2021-1-18 18:36

葱头油

 

            家灶头上,都摆油盐酱醋。我家还多一样:一盆葱头油。

      青菜白菜时,上盘前撒点葱头油,青中闪金,白里带黄,瞧着目爽,闻着神清,嚼着通润。

     咸饭咸粥时,开盖后均匀浇遍,再上下搅搅。热气立马挟裹油味,汇成香浪扑向鼻腔。小口轻咬,芳香漫溢,顿感七窍迷离。食管俨然有润滑油加持,口口直通胃腹。

     水烧开,扔下面线,筷子左右摊散,不过10秒捞起置碗,浇上葱头油,上下翻搅,顶上再立个Q蛋。这就是我的生日大餐。简洁,又不简单。朗朗白面,点点金黄镶缀其间,灵动又婉约。

     什么我家对它情有独钟呢?

     家小嶝岛,四周环海,海风、码头、沙滩、下海路、大小渔舟,无处不飘漫着腥味;墙外的,摆放着的紫菜架、堆集着的蚵壳、散挂着的鱼蟹网,无不被腥臊笼罩;更不用说猪槽、狗窝、鸡鸭舍了,天天鱼骨蟹渣流淌,最是腥臭刺鼻。餐桌上腥鲜更如影随形。淡粥配的多是杂鱼咸;咸粥中,蚵仔狗蟳忽隐忽现;助馒头下咽的有紫菜汤;还有大人常是烧酒配鱼蟹……偏偏这些,我全无好感。自然,少不了大人送了个绰号:北囝仔(外地小孩)。

     我吃饭配什么呢?如喝粥,我会偷舀些黑糖白糖。遇咸粥咸饭时,一定在每勺里,把蚵仔挑个干净,再下点猪油驱腥。干饭不好加糖,就倒点酱油,再加匙猪油,搅拌搅拌,便易下肚了。这些就是最初的舌蕾记忆。

     曼妙的味觉记忆,模糊又深刻。那天早上,南风慢吹。一股股热烈香味,倏然穿过石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巧的是,那余味丝丝绕梁,久久不绝。那天鲜有地没跑出去,就守在黢黑的灶房,就死盯着灶房西窗。那窗就斜对西边邻居灶房。我人小怕生木讷寡言,想问不敢问,尽管西邻就是亲堂,而忙碌不息的父母似乎不为所动。

     了读书,我被承担了一大半家务,诸如扫地、烧饭、喂家畜、提水浇田等。浇着浇着,突然发觉菜地多了一样,一小畦上几列新芽破土而出,长大后上绿下白,株株挺立,任随海风吹拂不倒……由此,大人不时交待拔几株葱回去。这时我家住上了新房,我也上了初中,特别是鱼蟹等“臭抽”(即海鲜)也敢上口了。

     老婆第一次给我煮长寿面,我闻着闻着就笑哭了,原来那就是当年守一天灶房吸一天的葱头油味呀。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金秋送爽 2021-1-19 09:36
  
回复 客从足下来 2021-2-19 11:01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