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社区·海峡博客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增订厦门史略》后记

热度 1已有 180 次阅读2020-12-2 11:30 |个人分类:后记系列

 

 

2007年,我的第一部关于厦门史的专著《厦门史略》作为“厦门社科丛书”之一,获得资助出版,激发了我对厦门史研究的热情。随着厦门史研究的继续深入,许多新的史料被陆续发掘,《厦门史略》的局限性、阶段性也逐渐显露出来。

为了对历史负责,对读者负责,同时也对自己负责,我开始考虑对这部书进行全面的增订。

本书的编撰历时长达7年:2014年开始制定新的编写大纲,2016年初完成初稿。2017年进行了一次小的修订。此后,因为一些客观原因,出版事宜长期搁置。2018年底,应思明区老年大学前埔南分校的邀请,我在该校开设为期一年的厦门地方史课程,利用这个机会,我对该书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审核。20202月至6月初,利用新冠肺炎封闭期的充裕的时间,又进行一次全面的修订以及图片配置。8月,书名定为《增订厦门史略》。

十年前,我在《厦门史略》的《自序》的开篇写道:《厦门史略》是我十年来研究厦门历史所作的一份小结。这部《厦门全史简编》则是我研究厦门史第二个十年的又一份小结。

同十年前的《厦门史略》相比,这本书的结构和内容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反映了前一部书出版后十年来我对厦门历史的新的思考和探索。这些思考和探索散见于前些年陆续出版的《厦门史料考据》、《厦门书院史话》、《鼓浪屿史话》以及在《福建史志》、《厦门文艺》、《厦门晚报》副刊等刊物上发表的文章。

尽管结构和内容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但还是可以在《增订厦门史略》中找到与《厦门史略》一脉相承的东西。

首先是基本点不变。这个基本点就是以邓小平“三个有利于”即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提高综合国力、有利于改善人民生活作为评判历史事件的标准,从文明发展的角度探寻、诠释厦门的历史。这个基本点是全书的指导思想,也是我研究厦门史的指导思想。用史学界的术语表达,就是我的史观。我的这一史观,有别于唯阶级斗争史观,有别于冷战思维史观,有别于将历史附从于旅游开发的指导思想,有别于将祖先崇拜、民间信俗混淆为历史研究的做法。

历史由留存于各种载体的难以计数的史料构成,而每一个史料的复述都存在众多的见仁见智的可能性。任何一个人的历史写作,都只能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撷取极为有限的素材,只能从众多的见仁见智的复述中选择一个合适的方案。史观则是决定你的撷取和选择的决定性的因素。离开了史观,再多的史料也不过是一盘散沙。

第二个不变是对历史真相的不懈的追求。追求真相是历史研究的最高境界,同时也是历史研究的底线。之所以将追求真相作为历史研究的最高境界,是因为只有真相才能满足今人正当的历史求知欲,为今人提供借鉴。之所以将追求真相作为历史研究的底线,是因为脱离了对真相的追求,就无所谓历史研究——假如为着适应某种需要可以编造史实,假如历史可以虚构、可以信口开河,还用得着研究吗?还需要用20年的时间孜孜以求吗?

尽管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写出这样的一部书,但我还是秉持一贯的理念:历史研究是个不断逼近真实的、永远不会出现终点的过程,这部《增订厦门史略》充其量只是这一过程中的又一次探索,而不是最终的结论。

书中资料、照片源出多方,引用时已就所知加以注明,但恐难无遗珠之憾。若有著作权诉求,请与作者联系。

谨以本书献给多年来关心、扶持我的诸位朋友。秋苇兄生前对本书的编撰、出版寄托了极大的关注,由于前述种种原因,本书未能在他有生之日出版,成为无法弥补的遗憾。相信秋苇兄在天之灵会为这部书稿的问世而欣喜。

地方史研究一贯是小众的学问。但作者多年来还是受到一些读者的关爱,谨以此书献给默默关注我的读者。

因上山下乡离开厦门多年,有机会回到厦门并从事厦门史的研究是我的荣幸,谨以此书献给我的故乡厦门!

 

                                    20178月一稿

                                 2020816日定稿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金秋送爽 2020-12-2 13:38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