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社区·海峡博客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我的存档

《王亚南传》与家父郑道传

热度 1已有 753 次阅读2021-4-21 12:28


  我家藏有一部厦门大学老校长王亚南(1901—1969)先生的赠书——《中国官僚政治研究》,是上海时代文化出版社1948年10月首版,在书的扉页有作者亲笔题签:“以此书祝贺并纪念道传学弟结婚之喜,亚南1949年1月31日”。就藏书而言,一部经典著作的首版,本身就独具价值,更何况是有作者的题签,近乎无价之宝。


 王亚南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资本论》的翻译者、新中国厦门大学的首任校长。《中国官僚政治研究》一书,是他为回答英国李约瑟教授的提问而历时5年写出来的专著。王亚南认为,研究官僚政治,可以从“技术的”和“社会的”两方面入手。所谓“技术的官僚政治”,乃指形式上的官僚主义作风,在一切设官而治的社会里,这种作风都会或多或少、或轻或重地存在,很难根治,只能把它的流弊降至最低限度。“社会的官僚政治”,则属于体制性质的弊病,它是作为专制政权的“配合物”或“补充物”而必然产生的。在这个意义上的官僚政治,并非万寿无疆的政治形态,而只能存在于某一历史阶段,“专制政体不存在,作为一种社会体制看的官僚政治也无法存在”,专制政体被推翻之日,就是官僚政治寿终正寝之时……


    该书的初版尽管已经过去了70多个春秋,但它的分量却跨越时空,犀利的见解依然青锋如霜,铿锵有声,无疑是一部经得起时间检验的经典巨著。然而最让人心痛的是王亚南大师是在厦大最破败的文革岁月含冤含恨离开人世的……


          家父郑道传在厦大求学时是王亚南教授的学生,大学毕业后又先后随王亚南到福建省研究院和厦门大学从事科研与教学,一辈子都献给了厦门大学。当年他结婚时身为恩师的王亚南的贺礼就是一部书,一部刚刚出版的还散发着墨香的《中国官僚政治研究》。这对一个前行中的青年是何等的鼓励,此刻我仿佛能感受到家父在接到这特殊的贺礼时起伏的心潮……


  1950年5月周恩来总理任命马寅初为北京大学校长、王亚南为厦门大学校长,一时“北马南王”传为佳话。为厦大百年校庆而出版的《王亚南传》(林间著)218页有这样的文字记载王亚南赴任途中路福州时就和省社科所所长章振乾副研究员郑道传三人谈好赴厦工作的条件。他们随后就跟随王亚南到校。”当时31岁的郑道传可视为王校长从省社科所带往厦大的先遣组之一员。


   该书进一步叙述道“在接到厦大聘书后,社科所其他同仁便悉数南下,大家分别乘坐长途汽车,一路风尘仆仆赶往厦门”。该书219页还附录了当时一张随行人员及眷属名单的历史原件照片,我在名单里发现了我母亲陈兆璋和哥哥郑启平的名字。


   家父郑道传是王亚南的爱将,《王亚南传》221页写道:“为了推动厦门大学的政治学习,学校成立了‘大课教学工作委员会’,下设三个组,分别由黄厚哲、袁镇岳、郑道传任组长。当时他们三人都刚过而立之年,风华正茂,充满活力,既有利于工作开展,也有利于培养人才。”


   我在家父的遗物里找到了六张委任状,从1952年到1954年,王亚南校长先后给郑道传开出了六张委任状,让其一人身兼数职:经济系副主任、马列室副主任、南洋研究所编译科长……,似乎“鞭打快牛”,但郑道传显然乐在其中,夜以继日,马不停蹄,直到1957年被打成右派!《王亚南传》在358页提到了“由于反右运动严重的扩大化,厦大有180多名教职员工和大学生被打成‘右派分子’,其中有不少王亚南熟悉的同事,如章振乾、郑朝宗、陈碧笙、徐元度、黄席棠、陈允敦、陈明鉴等教授,李拓之、郑道传、郑南金等副教授。”   我以为他们可都是王亚南治校的左膀右臂啊!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