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社区·海峡博客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我的存档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热度 2已有 285 次阅读2020-9-18 19:10 |个人分类:杂文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文/刘洁成
      今年的九一八,已没有再多的话想说,只为了记住这一天的仇恨和耻辱。
     “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松花江上》是我儿时最熟悉的歌,它让我终生难忘。
     中国人民的抗战是从1931年起,那年9月18日,日军大举进攻中国东北,10万中国东北军败给1万日本关东军,日军迅速占领东北全境。关东破,举国殇,无数难民涌入关内流离失所,或在地饱受日人奴役。中国全民族抗战8年,东北同胞水深火热14年,还有抗联的浴血奋战……我没有出生在日侵时代,我的上一代有,我们不能假装不知道。
     之后,是卢沟桥事变和南京大屠杀……这不是所谓“摩擦”,是侵犯!强盗去到别人国家、还跟人家分辨双方谁对谁错,这真是笑话。
     大和日本,一个狭长状孤立小岛国,一个没有引为骄傲的、却崇尚拿来主义的历史文化的民族,一个以带给他民族灾难来掩饰本民族恐惧的军国,一个没有资源却企图工业强国的国度……
     日本是政治上的矮人,这个民族有自卑、不自信和灾难强迫症,懦弱往往成长为兽性,日本终于演变成以欺凌大于它数百倍的国家来为自己壮色,以掠夺他国资源为富国之本,以羞辱别的民族来遮羞并泄愤——日本对把两颗原子弹扔下自己国土、给自己国民带来灭顶之灾的那个国家没有仇恨,有的只是屈膝膜拜、亦步亦趋——这是一个欺软怕硬的种族。这个种族的悲剧由此而生。
     我们已经来到了不再相信历史真相的年龄,但是我相信、并希望子孙后代也相信:日本鬼子对中国人欠下的血债是千真万确的。我们看见今天日本政客那副颠倒黑白死不认账的嘴脸,也就无法忘记那段刻苦铭心的历史。它迫使中国人民忘记禽兽的过去变得很难很难。因为被奴隶过的人即便可以放下你的过去,侵略者却永远不可以。
     我们的国耻就是大国被小国欺凌了十四年!中华民族在最危急的时刻,付出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代价,终于用3500万人的鲜血和生命护住了一个大国的尊严,彰显了人类追求和平、安宁和正义的力量。
     现在的日本一部分人敌视中国是不足奇的,他身边中国的经济和军力正在崛起,即便这条巨龙再沉寂,日本也无法入眠。因为,当年他们凭着国力强盛去占领伤害别国,现在他们想当然:强盛国家也会这样找上他们。
     被害国值得总结的教训,是战后对侵略者的惩罚和索赔轻轻放过,今天日本的嚣张,也因为战胜国的纵容。战后赔偿可以把日本带入更持久的国家破产。
     我很少骂现在日本人民,因为我觉得中国人的爱国,更应该以行动让自己的祖国强大;我也不赞同抵制日货,因为当下全球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日货,那只是中外双方在做成一个品牌的双赢,抵制的行为只会侵害到国内企业和中国同胞的生存,以及引发国内民众的矛盾。
     但支持犹太人的复仇追杀,睡梦中都渴望去夺取每一名战争罪犯的生命。从建国第一天起,以色列的国家机器就这样高效运转,它发誓永不放弃,将追逐到世界每一角落,直至干掉最后一名漏网的纳粹。

161820200918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郑启五 2020-9-19 08:45
  
回复 金秋送爽 2020-9-19 11:28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