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社区·海峡博客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我的存档

刘洁成:在遇见中逃脱

已有 413 次阅读2022-1-5 11:00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在遇见中逃脱
文/刘洁成
    都说,乐观的人发明飞机,悲观的人发明降落伞。我当属前者。我活过的日子曾经这样:
    8岁,到水库学游泳,身抱的一根圆木滑脱,沉入水中,濒死之际意外摸到另一块木头,侥幸浮起生还。也许再迟片刻我就嗝屁了。
    14岁,几辆挤满了人的棚顶卡车在郊区相撞,然后撞到路人,最后打滚翻车,我就在被撞车内。公路上死伤惨烈,遍地哀嚎和呻吟。我和车内一堆人翻滚了几圈,最后从残肢断臂血泊中爬出,受惊吓但毫发无伤,独自走路回家。
    16岁,下乡时上山砍柴,举砍刀瞄准树枝,使劲用力一砍,劈到左手腕,血流如注。手虽没断,但无钱无医无药,用盐末敷伤,经半年多不得痊愈。
    又是下乡时,扛着一根很粗的大树下山,途中体力不支倒地,被压在树下无法动弹,垂死挣扎、气息奄奄呼救,深山中无人回应。
    还是下乡时,急性阑尾炎开刀,医生告知再晚到半小时我就呜呼了,这一次必须得死,还是没死成。
    在永安,住了几年的职工宿舍就在铁路线旁,某黄昏在铁轨中散步,火车从背后疾驰而来,拉响汽笛,因每日早晚听惯了火车的轰鸣,竟毫无察觉,所幸极偶然一回头,才惊见险情,此时车头离我只有十几米,急忙跳出轨道,捡回一命。
    在三明,骑着脚踏车从公路高处急速下坡,刹车突然失灵,我一头钻进一辆正在横穿公路的卡车底下,瞬间昏迷。醒来时发现我头部紧贴着后车轮,司机把我的身子拖出来扔在路上供人观赏,然后踩了油门扬长而去。面对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的兴高采烈观众,我知道大家还想再看,为了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俺转了几个角度再让他们尽情参观解解闷,此时我是欲哭无泪。最后我推开人墙,扛着断成两大块的脚踏车步行10里地回到单位。
    在上海,遇50年不遇暴雪,走在大街,一块巨型遮阳棚被冰雪压垮,从高空砸落在我面前地上,我差几步就没命了。
    长途坐出租车返厦,的士司机一路飞速狂奔,车轮几乎离地。经一热闹乡镇,我提醒司机人多减速,话音刚落,一声天崩地裂巨响和刺耳的刹车,我的前额重重撞在前挡风玻璃弹回来,后脑又撞到后座钢网,前后脑撞起两个大包流血。惊恐中看见我们出租车把路上一辆载人摩托车撞飞,地上有两个血人和摩托车碎片。
    ……
    “种种意外若能够明白,那生存意义又何在?”人能够平安活到很老了还没有意外,那才叫意外。生命路程步步惊心,人活在世间真实太危险。我们可以创造人生,却无法预知时间的短长。
    一直到近两年,新冠疫情一次次在考验人的运气。这年头过日子,命好还不够,还得命硬!
    感谢劫难!那些不能消灭我的情况令我强大,使我看破生死,终于能敞开心胸,放下所有,养成无所谓心态,不再计较输赢,很多事都能看开。
    上天眷顾我,令到我多活了几十年,这些漫长和飞逝的日子原不属于我。生活在被恩赐的岁月中,我的一生充满了庆幸和感激。我得到太多,所以当别人处在艰难的时刻,我会去帮助他们。后来在企业拥有了权力,我帮助到了很多人。没有刻意这样做,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从未想过别人的回报,甚至于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报。
    自从查出了健康问题,终于开始有了病,独处时偶尔会悲从中来。我担忧的不是生命,是恐怕他人会为我操心。
    “生活中真正有意义和价值的并不是那些发生在身上的事而是你选择留在记忆中的事以及你选择以何种方式记住。”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经飞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