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社区·海峡博客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阳台

热度 2已有 1402 次阅读2020-8-27 19:39 |个人分类:生活百态

         在小学三年级时从小镇到父亲工作的城市读书,住在了父亲单位的宿舍里,第一次认识了阳台。小镇是没有阳台的,那时镇上大多人家住的都是平房,有些人家虽然盖有二楼,但是并没有建阳台的习惯。

       父亲的宿舍在一栋二层楼的房子里,那种旧式的筒子楼,房子是红砖砌成,房子本身不算气派,但因为红砖之故倒也显得鲜亮。宿舍共有两间房,前后相连,不算大。房间的光线并不理想,好在有一个小小的阳台。二楼的阳台,不高,眼睛看不到多远。站在阳台上,抬眼一看多是人家的屋顶,一色的黑、白、灰,看起来灰头土脸。尤其是白色的铁皮屋顶,脏得惨不忍睹。屋顶上零零落落地分布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或是一件小孩的衣服,命运的捉弄让它不幸掉落在黑色的瓦片屋顶上,主人已经把它彻底忘记。又不幸被雨水淋湿,被污垢亵渎,风也无力把它吹走,只好死死地贴在冰冷的屋顶上,像一个婴儿紧紧地靠在母亲的肩膀上,寻求一种温暖地安慰。或是一张废纸,无可奈何地趴在灰色的水泥屋顶上,忐忑不安地听从命运的摆布,也许一场骤雨,足以让它万劫不复。还有几张花花绿绿的糖果纸,一定是被哪个调皮的儿童任性地抛下,于是它们逃脱了进入垃圾堆里的残酷命运,屋顶或者是它们最好的归宿,它们可以安心地躺在屋顶上晒太阳,还可以优雅地散发残余的糖果香气。但它们依然在痴痴地等待着一场大风,随时准备飘扬,寻觅一个更广阔的天地安身立命。

      阳台周边的环境没有丝毫动人之处,便是阳台的里面也收拾得很不体面。阳台本不甚大,还被分割成两部分,一部分上面搭了一个凉棚,堆了些杂物。这些杂物也许一辈子都用不着,可是它们却还理直气壮地占据着人类的地盘。凉棚顶上牵了根尼龙绳,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绳子上挂着毛巾和衣物等,在杂物上面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剩下的一部分供人活动的空间十分有限,多站两个人怕是转不过身来。这个阳台和美丽毫不相干,但好歹是个阳台,并非一无是处。站在阳台上,光线显得明亮,空气也更好些,这也是阳台的好处。

      在傍晚的时候伫立在阳台上,会听到一楼人家的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菜的香味浓烈之至,浓稠得在空气里化不开,往人的鼻子里狠狠地钻,让人垂涎欲滴;隔壁人家的阳台上响起了碗筷轻轻地碰撞声,如歌如乐,好听极了;我家的厨房里传来了锅碗瓢盆的撞击声,如敲锣打鼓,声势相当浩大。不知道的,以为父亲晚上要请一大桌人吃饭。这些声响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生活气息,让人倍感温馨。

      那时很是羡慕邻居的阳台。邻居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孤苦老人,命运凄楚,儿女英年早逝,身边只有一个十多岁的外孙女,彼此相依为命。她性格孤僻,不喜与人来往。有一次我偶然去她家串门,看到她家虽寒酸,却收拾得特别整齐、干净。尤其是阳台,清爽、利落,没有一点杂物和尘垢,连阳台上的栏杆,也一尘不染。阳台上除了晾晒衣服外,还放了一张小茶几和两把小竹椅。那茶几和竹椅是紫红色的,看来用了有些年头,但毫无破旧之感,反而散发着一种温润、明亮的光泽。阳台的栏杆上摆了几盆花,花开得真是好,红是红,白是白,使得她家阳台显得很漂亮。看来这个老人是一个懂得生活的人,即便人生惨淡不堪,也照样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回家向父亲建议把我们家的阳台清理一下,杂物扔掉,凉棚拆掉,也养上几盆花。但遭到父亲的强烈反对,说杂物有用,不能丢,除了放在阳台上,实在没地方放。凉棚要是拆掉,毛巾挂哪里?下雨天衣服晒哪里?屋子里已经很挤了。那时我和大哥、二姐都在父亲身边,确实很挤。至于养花,父亲嗤之以鼻,对花他一向没兴趣。还说我别把心思搁在这里,应该认真读书,争取考个好中学。可怜我对阳台的改革梦想彻底被父亲扼杀。于是没事的时候就偷偷的往邻居的阳台上瞄,当然是趁她不在的时候。每次瞄上几眼心里就觉得舒坦,好像她家的阳台变成了我家的。

      在那个又狭窄又粗陋的阳台上进进出出几年,有点窝心。好在读初中时,父亲分到了一套三居室。房子在五楼,顶层。当时五楼在这个城市是最高的楼房,而这栋房子在全市也算是比较高档的,不但有独立的洗手间和餐厅,还有一个大阳台,比以前那个阳台大几倍。住进这套房子里,父亲有光宗耀祖的感觉。我更是欣喜若狂,走路都变得趾高气扬。

      站在五楼的阳台上,视野非同一般,好像整个城市都尽收眼底。阳台正前方是地区第一中学的大操场,操场上的草又柔又嫩,看着让人心明眼亮。阳台的右边靠近郊区,视野更是开阔,远处的村庄、田野、河流、远山优美地呈现在眼前。那时正在九月间,远处的田野露出一抹抹的金黄,像一条条金色的带子一直伸展到天边。五楼的空气也比一楼的空气好闻,那一缕缕风一定是翻山越水而来,因为风里毫无浑浊之气,它飘荡着花草和流水的气息,它是带着满腔柔情和爱意而来的,闻之舒爽。抬头看天空,辽阔,浩瀚。站在五楼的阳台上,离天空更近。天空对我而言是那么神圣而神秘,让我充满着敬畏、好奇。我们的一切都是天空赐予,天上有日月星辰,有蓝天白云。没有天空,何来大地?没有大地,人就毫无立足之地。想想住在一楼的人们,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和天空联系得更紧密,这让我激动莫名,颇感自豪,从此眼神有了目空一切的意味。

      拥有这样一个让人满意的阳台,我们一家人更喜欢呆在阳台上。

      清晨和下午放学,我和二姐爱在阳台上早读和写作业,阳台上的新鲜空气能给我们的思想注入一种灵气,也让我们的记忆更加深刻。晚上,大哥喜欢伫立在阳台上,抽上一根烟,同时凝视远方,保持一种长久的沉默。他也许在思索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对着室内的一张桌子、对着客厅的电视机无法想得通透。也许只有苍茫的远方和静谧的天空能给他答案。

       夏天的晚饭后我们喜欢坐在阳台上乘凉,听父亲讲故事,一个晚上就快快乐乐地过去了。夏天的夜里我们也不在屋里睡,就睡在阳台的竹床上。屋里虽有风扇,但被晒了一天的楼顶热气熏天,并且很不识趣地把热气渗进屋里,以致风扇吹出的风都是热乎乎的。阳台上的风挺善解人意,很是清凉。在阳台上睡觉的感觉很奇妙,躺在竹床上,仰望星空,只觉星空比坐着看更加广阔、更加美丽。有时候半夜会突然醒来,见四周一片漆黑,星星、月亮也无影无踪,天地间好像罩上一块巨大无比的黑布,无尽的黑,没有尽头。四周静得可怕,除了虫儿的啁啾、蝉的叫声,什么声音也听不到,还以为自己置身于万丈深渊中,孤独,恐惧,如潮水,滚滚而来,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但是揉揉双眼细看,才知在自家的阳台上,家人就在身边,且身在高楼之上,什么动物坏人都够不着,不禁笑了,然后又会沉沉睡去。

       冬天里,在阳台上晒太阳、晾晒衣物和各种干货等最是方便。把一床床被子铺在阳台的栏杆上晒,看着一床床被子由干瘪而变得松软很有成就感,倒像被子变得松软是我的功劳。把木耳、笋干、红枣等铺在阳台的地板上晒,再也不必担心它们会发霉,甚是安心。然后我把一头乌黑的长发洗干净,静静地坐在阳台上,晒着头发,也把自己晾晒在阳光下,让冬日的阳光把我彻底地抚摸一遍,感觉特别舒服。父亲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把袜子脱掉,把脚架在一个小木凳上,微微闭着眼,让他的脚在阳光下自在地晒着,脸上露出满足而喜悦的表情。大哥拿着一本小说,坐在阳台的竹椅上,背对着太阳,把脚踩在墙壁上,悠哉地看着,晒着自己,也把书在阳光下晾晒.......也只有在自家的阳台,才可以如此四平八稳地晒太阳,而不必担心有人干扰;也只有在自家的阳台上,才可以自自在在地晾晒着各种东西,想晒啥就晒啥,谁也管不着。也不必四处找空地,老操心着晾晒的东西会被弄脏。有这样一个大阳台,给生活带来了多少便利、多少欢喜呀。阳台,一定是天才的发明!

       在厦门定居后,住在十五楼,越住越高,可是阳台好像突然消失在了我的生活中,这让我一度失落不已。其实阳台也是有的,还有两个。只是为内置阳台,还小得可怜,更像一间小房间,如鸽子笼似的小。这种阳台压根没有做阳台的资格,每天在这样的阳台上进进出出,我对它冷若冰霜,而它也总是以冰冷生硬的姿态嘲弄着我,更以它不可撼动地存在一点点摧毁了我对阳台最诗意最美好的畅想。让我的思绪如折翅的小鸟,再也无法在广阔的天空下自由地飞翔。

      住在深深的高楼里,生存空间日益逼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阳台,是人们从户内通往自然最近的一个通道。我一直渴望拥有那种老式的阳台,向外悬空,三面无遮无挡。我不想离自然过于遥远、长久,那样我会焦虑、惶恐,会陷入一种莫名的惆怅和忧伤里。阳台不必多么阔大,四周的风景也不一定要多么旖旎。我只想在阳台上接受阳光的照耀、月光的流泻。在风雨琳琅时,能在第一时间聆听到风声和雨声。这样我就不会变成困在钢筋水泥建筑里的一只都市小鸟,眼神里老是充满着焦虑和茫然。在阳台上我希望倾听到鸟儿的呼唤,闻到花的香气。最好有一片浓浓的绿荫送进阳台来,以便明亮一下我疲倦的双眸和心灵。我的手便能随时触摸到那一片片可爱的绿叶,我的手不仅爱触摸手机、电脑鼠标、书本和锅铲;也爱触摸绿叶和花朵;触摸一切生机勃勃的植物。在阳台上,最好视野能到达更遥远的地方,而不是一堵堵硬邦邦的墙壁。如果能到达一个山水宜人、草木葱茏的地方,我的灵魂将会随着视野去纵横驰骋,如此一来我的生活也算是真正拥有了诗和远方。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乐一屋 2020-8-27 21:33
  
回复 金秋送爽 2020-8-28 11:06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